热搜: 红楼梦  文学  历史  谢灵运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 正文

芝麻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作者:茗冰   发表时间:2017-04-08
内容简介:芝麻饼是我们这儿的一种点心,用上好的黑芝麻磨细,拌上白糖和猪油,猪油须是用正宗板油熬的,其他的杂油味不够香!外面的胚子是


芝麻饼是我们这儿的一种点心,用上好的黑芝麻磨细,拌上白糖和猪油,猪油须是用正宗板油熬的,其他的杂油味不够香!外面的胚子是用白面做的,这白面最好是用鸡蛋液搅拌,等醒面好了才开始推薄,越薄越好再用菜油刷在皮子上,一层层地刷一层层地叠,最后再包上芝麻馅,再拍平,放到炉子里去烤。这炉子也是特制的,类似一个大柴油桶,桶内侧四周塘好了泥胚,胚边靠桶内侧再有铁架,一层层,每次可放好几十个饼子同时烤,桶的最下方最中心就是炭火。哦!对了,饼子在入炉前要在表面撒一层白芝麻,这才是芝麻饼的来历。放饼取饼都用专门的铁钩,由卖饼的随意取,边做边烤边卖。现在想来我还馋得很呢!每每到春日的午后三点左右,那日光长长的,长得像广寒仙子的舞袖,中午食堂那清汤寡水的工作餐早去轮回了,芝麻饼就成了最终的渴望。

小雅和我便一样喜欢在这个点去买这饼,所不同的是她在企业我在学校。小雅是我的学生,考学时特别认真,后来读到了南京大学,她的父母在这边打工,这么多年也算站稳脚跟了。她是在初二时差点辍学,因着我的多次家访,她父母才勉强同意她继续读书,这一读就考了个本科。所以于我她是很感激的,将我当作好朋友相处,自然现在更像闺蜜了呢,因着这点她与我便无话不说了。毕业后她就到这边的梦兰公司上班,应聘的是营销。学校和梦兰公司不远,都是近藕渠镇,这里没有市区繁华,快递外卖在前几年是不肯送的,除非下单特别重,一再强调三环路里面才送。很不幸的是,梦兰刚好蹭着三环路,却在外围,用数学老师的话说叫“圆的外切”。

刚入公司营销科大家就推派小雅出来买点心,小雅也愿意跑腿。但没过多久大家发现靠小雅买点心是件不靠谱的事,很不靠谱,不靠谱得很。

小雅常常一早就到营销科,但不到中午就不见人。偶然的,下午她会过来看一下,到下班也不离开,忙些啥谁都讲不清,有时干脆就一整天不见人。她这神出鬼没的样子让大家很是鄙夷,因为毕竟是坐班制的,况且毕竟是新人。

小雅来应聘是在7月,8月签了试用合同,说是到第二年的六月定是否正式签。元旦时小雅回了次老家,带了很多土特产,公司里科室里很多人都分到了,多少不论,大家觉得至少是份心意。

浩浩也拿到了一份,他右手小指一翘连带左边眉毛一挑,说:“嘿,丫头!这算你倒追我了啊!”啊字拖了长长的尾音,很有点京味,很久以来他一直认为这是极好的。

“倒追就倒追呗!你也算丑得比较有个性的,何况这么有自信,我也不算吃亏!”小雅看着自己手里忙着的事,都没分眼神给浩浩,嘴里却没停,那语气是戏谑的。

大家都笑了。

浩浩比小雅早签一年,刚转正。但跟小雅有本质区别,因着浩浩姓钱,老总也姓钱,至于什么关系,这个不好说,没了解清楚的事不好乱讲,何况这里还涉及到上层,毕竟这里是说开了就开了的企业,谁也不想和自己的饭碗开玩笑。

但浩浩跟大家关系不错,出去韩日兜一圈会给大伙带面膜,男女都有,以他的说法女的自用,男的哄老婆用,只是大家在感谢的同时心理挺别扭,细究之后结论是小伙子人不错就是有点娘。不过这时代娘们当汉子用,汉子当娘们用也是常有的。

浩浩在小雅来了后经常叫两份外卖,一份给小雅,小雅也不推辞,但发了工资就给浩浩发红包,浩浩收到红包刚开始还真以为是倒追,兴奋得很,不久就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发还小雅的红包,小雅不收,24小时后又退回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他想你不收,那以后你发的我也不收,可惜这样的机会没有出现。因为后来小雅就基本不在科室吃午饭,刚开始浩浩叫了两份外卖没人吃就便宜了老孙。老孙全名孙德利,是这里的老人了,年纪一大把早不适合做销售了,但总占着位置不肯让,原因是他也算一个地区经理,某个地区的销售额他是有提成的,即使坐在办公室啥都不干也可以每个月多拿好几千。很多人对这个很有意见,但听说德利哥是有关系的,而且是很硬的那种,所以销售科的主任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就是没有撼动德利哥的位置。这几年德利哥正在资本积累期,儿子上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暑假刚学了车,只待毕业了就要购车,现在20万以下的车小青年连瞄都不瞄一眼。本来这20万对德利哥来说真是毛毛雨,可是孙太太,哦!不对,是该叫钱太太,因为孙德利是入赘的,因着这太太他才这么多年这么悠闲的生活,这就是传说中的裙带关系。钱太太却认为得给儿子买套别墅,这样才对得起那张世界上最最帅气的脸,自然每个儿子在每个母亲心里总是最帅的。家里的那套别墅当时是公司批量造了后象征性的出了点钱回购的,因为在三环边上,那时的价格连公寓房房价的一半的都不到。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地段倒是很好了,但装修不行了,再说给了儿子老两口也没地儿去,要和媳妇一起住是万万不行的。现在的小姑娘有几个是婆婆入眼的,就算小的不嫌弃,老的也不想一起住,何况就一套房的话好像男家真没钱一样。所以买房成了毋庸置疑的决策,一家人决定执行省钱计划,但这计划中不包括儿子,当然太太的很多东西也是不能包括进去的,譬如化妆品、服装更新换代、必要的太太帮应酬……所以实际上是老孙一个人的开销被严重打折,几乎到骨折的地步。现在连吃饭也是食堂解决,哥们叫喝酒也不敢随意出去,因为白吃几次后总是要还的,这笔钱可不是小数。

现在小雅不在科室吃,浩浩又没提钱的事,不吃白不吃,何况这外卖真真是虞城数一数二的,比饭店的点餐更上档次,是纯海鲜。德利哥甚至想好了,要是浩浩跟他提钱的事,他就说:小年轻这点气量都没有,想我刚进来那会儿都是一个科室一起请的,一吃就是一个月哦!口气里要有现在轮也该轮到你请了的硬气。没上饭店,只蹭这样一个没主的盒饭也算便宜你浩浩了呢!

好在浩浩只是纠结小雅的去向,对于这外卖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连自己那份也吃得马虎。他最担心的是小雅是不是被某个富二代请了,想象中应该是比自己还有钱还有时间还帅气洒脱的主。想到这里他就不是滋味,仿佛那外卖中的北极贝里塞了一腔子的芥末,他却下了狠口,眼泪鼻涕都要下来了,唯有哭一场、大哭一场才可发泄。

为着这个他可以一个下午都盯着窗外的停车场,小雅的电动车不在,浩浩想小雅要进来也一定是乘小车进来,至少也是四个圈圈的那种,一定有个帅哥给她开门,一定是一手拉车门,另一手护着女士头顶,像电视里的绅士一样。

对!明天就去学车,以前老觉得开车怕怕的,现在就算为了小雅,我也要去学。浩浩这样想着,忽然大门口小雅的电动车就出现了。对于小雅是一个人自己回来的这件事浩浩非常高兴,他决定快速地百度虞城驾校电话,甚至手都有点抖起来了。

小雅到办公桌前第一要紧的是喝茶,早上出去时杯子里剩下半杯水,现在凉了兑点开水刚好。喝好水才发现桌子上一叠A4白纸,上面明显是芝麻饼被分吃后的残渣。芝麻饼油而且松,一吃悉悉索索掉一地,所以大家都凑着白纸吃,吃完白纸一卷干干净净。不知哪个饿死鬼投胎的把大家留给她的那份偷吃了,还忘记了毁尸灭迹,居然留此罪证。浩浩看小雅看着油油白纸发呆,马上上去轻轻拎住A4两边,一提,碎屑就都到纸片中间了,他便方方正正地折起来,折成豆腐块一般才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右手在眼镜框右下方柔柔一推,眼镜便往上挪了半寸,又掉下一点,这位置是刚刚好的惬意,斜眼挑着睫毛眯眯着说:“这么热的天,你去哪了啊?人家帮你担心死了啦!”啦的音比平时的“啊”音还长半拍,好像越长越能得到完整明晰的答案一样。

“没去哪里,只是去市区转了圈!”小雅说:“那个浩浩啊,我明天想去车间看看,得找谁批准啊?”

“你去车间干啥啊?”话还没说完,小雅斜眼看他一下,他马上改口了:“不过,我带你去就可以,这里车间可多呢,可没一个车间主任敢拦我,我姑妈可是……”后面的话小雅没听,她只要可以进车间去就可以。

浩浩想陪小雅在办公室电脑上做表格,可惜他又不是很熟悉,只能翻本时装杂志坐在一边,这使小雅很觉得分心,就想赶他走。不过小雅做得极有技巧,推说明天早餐想吃圣百合的肉松面包卷。浩浩一听那个高兴啊,一溜就跑出去买了。小雅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多才回家,电脑里是今天市区五个销售点反馈的各个床上用品款式的所有客户意见。另外她还设计了一张调查问卷,准备这个双休到方塔街步行街段去做调查问卷,从面料到款式到价格全方位了解市民感受。

哎!肚子可真饿啊,要有个芝麻饼就好了,那个桌上的芝麻饼渣啊!香!小雅这样咽着口水,离开了销售科。

过完年上班是2月10号,人事科接到一把手电话叫跟小雅把正式合同签了,人事科长并不清楚怎么回事,老总很少这样提前跟试用工签合同,但他是不敢过问的,自己只是这公司做事的人,听话就可以。不过心里想着这小雅来头不小,一定是老总的什么人,至少也是老总什么人的什么人!

合同一签小雅的工资级别马上就不一样了翻了个跟头不说,连五险一金都交齐了,不过这可不是小雅关心的。她关心的是那些调查的数据是仅仅限于虞城的,至于苏州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床上用品的品牌多得是,不晓的那里市民能接受的品质和价格是怎样的。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销售科一直没有小雅的身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市场部的杨经理。

杨经理早就人到中年了,但所谓男人四十一枝花在他身上可真真是个明证。一米八的高个子,腰板挺,最可贵的是没有将军肚,岁月这把杀猪刀好像净给他刮油了。据说他有个外号“杨一对”,就是喝白酒时总是一对瓶子一起——至少两瓶。喝完就唱歌,那嗓子,跟阎维文原唱一样一样的。公司里小姑娘都迷他,那些刚来的90后,哪怕多跟他说句话都心甜半天。他呢,也乐意,你要想跟他没话找话,他就尽把耳朵往你身上蹭,尤其是小姑娘,特别是漂亮小姑娘。

他还爱养花,只要是经理级别的就有单间做办公室,他的办公室里鲜花是不断的,而且必须是盆栽,一律木本,所以别人叫他“杨一对”时,姑娘们私下里称他“杨花花”!微信群里注成“YHH”的不是一个两个!

很不幸的是,两人半个月后又一起出现在公司。这半个月浩浩度日如年已经无法形容了,简直是渡劫,受了四海八荒的红莲业火烧烤一般。他给小雅微信,却等半日也收不到一条回复,有时半夜了才回几个字,还是错别字。更不幸的是,回来后第二周小雅就由普通销售代表提升到了高级代表。大家都清楚,一旦高级代表那月收入就是五位以上,做得好可不是“1”打头的。这本来提前签正式合同就已经让人议论了,这还没过多久呢就跨过了浩浩去了。绯闻是不需要土壤营养的,有点风就可以,而风的产生完全由莫须有把握,何况小雅还真的跟着杨经理一起消失了这么久呢!想象的翅膀在公司扑展开来,甚至有胆大的好事者当做无意地在茶水间跟小雅问:

“小雅啊?你跟杨经理一起出差都没给我们带啥好吃的哦?”

好事者希望的是小雅绯红了脸落荒而逃,或者厚着脸皮推说没有出差,更没有和杨经理出差。这样大家就有更多的素材可以加工成饕餮盛宴了。

结果是出乎意料的,小雅大方的表态了:“我们从苏州一路向北,比较了南北城市床上用品的差别,带了很多不同品牌的样品回来做进一步研究。所到城市都与经销商详细商榷,在这过程中还发现了自己惊人的酒量,最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对数字的敏感度。经销商报出的一串数字马上会在我脑子里形成柱状图,短时间内得出比较结果,这点连杨经理都叹为观止。具体情况会在公司的月例会上说。”说完,小雅端着咖啡杯走了,那转身的弧线是比黄金分割还完美的比例,留下好事者在茶水间瞠目结舌。

其实,小雅不是笨蛋,她的情商高得很,大家那点小九九逃不过她的眼,只是她才不纠结这些,她的精力还不至于廉价到去纠正流言的地步。你们既然感兴趣,那我也不瞒着,我讲真话,信不信由你。

为了那些数据,杨花花三天两头,不对!是一天三次往小雅那边跑,可是小雅却多半不在科室,他就打她电话,一会儿在车间,一会儿在展示厅,他只得啊啊呜呜的应答着,一边又往外走,旁人是不清楚的,只觉得这杨花花以前没有小雅时也活得风生水起,怎么现在来了个小雅就做不来事了呢?

小雅回到科室时快要五点了,浩浩正跟教练打电话呢,讨价还价之声不绝。孙德利马上跑到小雅桌边揭开A4,下面是两个芝麻饼,小雅正饿得慌,抓起就吃,饼子刚到嘴,一咬,窸窸窣窣烤香的面皮渣掉下来,孙德利马上拿起A4接着,小雅纯纯地满足地笑了,接过纸自己兜着。因为低头,一绺头发从耳鬓后掉下来,直直地垂挂在一侧脸边。说实话小雅的发质并不好,是糙糙的天然卷,小雅的脸型也不完美,有点横向铺排的味道,在流行瓜子脸的今天,她这脸型明显是西瓜子的特征,但小雅的聪明就在这里,她清楚自己的优缺点,并且知道自己要什么,怎样去弥补。在工作时将头发往后用皮筋扭几下扎起,见人时放下,这样至少将“西瓜子”遮成了“香瓜子”。至于发质,去趟洗头店啥效果做不出来呢!

要知道每个男士都希望从电脑屏幕后探出的脑袋是个温暖美丽的可人同事,这样的搭档能提高合同成签率并不是传说。

不出五分钟两个饼下了肚,小雅打开了电脑……浩浩的电话还没完,孙德利却拎着包包走了,这是下班时间。

月例会安排在每月的第一周周三,由各部门的一把手出席,有钱总听大家的汇报。杨花花这个阶段的表格基本是在小雅的草表基础上再由小雅修改出来的,因此杨花花根本讲不清里面的玄妙,他只抓大方向就是打开市场,提高份额。对于小雅出席会议,他的解释是借调来阐释他的市场营销思路。

按理新人在这种场合是会怯场的,但那些数据就算不看投影,小雅也能倒背如流,所以她的讲解行云流水。对于杨花花的提议钱总没表态,她只是看着小雅说:“会后把材料转发给我!”

那口气是斩钉截铁的。

杨花花吁了口气,以他的经验,钱总这是动心了。

一个月后杨花花正式提出把小雅调到他的部门做他副手,手续是钱总特批的。孙德利不明白的是,以后开销售会时这小丫头怎么就可以指着鼻子训他了呢?浩浩不明白的是,这杨花花也太他妈的花了!要不是顶头上司了,他真想跟他玩命,可他又觉得为个女的,犯不着,最多后脖颈子有点硬而已。现在他连给小雅送花的想法也给打住了,因为他觉得妈妈说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太能干的女人少有女人味!前两天孙德利买了两大卷芝麻饼,用纸细细包好了,让他给小雅带过去,他就没敢。后来孙德利硬是等大家吃饭去了才偷偷放到小雅经理室,不想下午小雅就给他送了套隆力奇。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讪讪地,好在小雅一拍他肩笑说:“下次下午三点的芝麻饼别忘了给我带一个,我馋着呢!”

“哦!哦!一定,一定!”孙德利哈着腰笑答,浩浩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

 
 
[ 文学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文学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