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红楼梦  文学  历史  谢灵运  余华  莫言  精神  故事  贾平凹  南北朝 

芥川龙之介:莽莽草丛

   日期:2018-04-12     来源:作家网原创    作者:芥川龙之介    浏览:15    评论:0    
核心提示:是的,那尸体是我发现的。今天我照往常一样去后山砍伐杉树,忽然看到山后的荒草地上躺着的那个尸体。就是在离山科大路约一里地的地方,那里到处长着竹丛和小杉树,罕有人至。 尸体身上穿着浅蓝色绸子外衣,头戴一顶城里人总戴的老式花帽,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胸口受了刀伤,好像不止一刀,尸体旁边的竹叶全被鲜血染红了,不,那时候血已经不流,伤口也已经发干,正好有一只马蝇停在伤口上,没有听到我的脚声。

章伟 翻译作品


一位砍柴人在被巡捕官审讯时的证言:

是的,那尸体是我发现的。今天我照往常一样去后山砍伐杉树,忽然看到山后的荒草地上躺着的那个尸体。就是在离山科大路约一里地的地方,那里到处长着竹丛和小杉树,罕有人至。

尸体身上穿着浅蓝色绸子外衣,头戴一顶城里人总戴的老式花帽,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胸口受了刀伤,好像不止一刀,尸体旁边的竹叶全被鲜血染红了,不,那时候血已经不流,伤口也已经发干,正好有一只马蝇停在伤口上,没有听到我的脚声。

我没有发现行凶的刀子,不,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旁边杉树上落下了一条绳子。尸体边便是这两样东西。不过地上的草和落叶,都被践踏得很零乱,一定是在被杀以前有过一场恶斗。什么?马?没有马,那地方马进不去,能走马的山路,还隔着一条草丛呢。

一位行脚僧在被巡捕官审讯时的证言:

这个现在已成了尸体的人,我昨天确实遇见过。是昨天……大概是中午,地点是从关山到山科的路上,他同一个骑马的女人一起走着,女的低着脑袋,所以我没有看清她的脸,只看到她穿的胡枝花纹的衣服。马是棕色的,两络长鬣披在脸上,马的高度大概有四尺四寸吧。我是出家人,所以不大内行。男的——不,他带着腰刀,还带着弓箭,有一只黑漆的箭筒,插着二十来枝箭。——这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我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正是人生朝露,电光石火嘛。哎哟,没什么可说的了,真伤心!

一位捕手在被巡捕官审讯时的证言:

是我抓住的这个人,他确实叫多襄丸,一个有名的强盗。我抓他的时候,他正好从马上跌下来了,在栗田口石桥上呜呜地叫痛。时间么,大概实在昨天夜里七点到九点之间。那时他穿的就是这件蓝黑色的绸衫,带一把没鞘的刀,也就是现在看见的样子,还带着弓箭。对不对,这就是死者生前带的武器。那么,杀人的凶手一定是这个多襄丸了。包牛皮的弓,黑漆箭筒,十七枝鹰毛箭——这些都是死者的东西吧。对啦,还有那匹马,就是两绺鬣毛披在脸上的棕色马。他从马上跌下来,也正是因果报应。那马用长缰绳拴在石桥前,正啃着路边的青草。

这个叫多襄丸的家伙,在京师大盗中,是出了名的好色。去年秋天,鸟部寺宾头卢大佛后山上一个女香客和一个小女孩,就是被他杀死的。他是不是在杀完人之后就到那骑马的女人那里去了,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我的话说多了,请原谅。

一个老婆子在被巡捕官审讯时的证言:

是的,这个被杀死的人,是我女儿的丈夫。不过,他不是京里人,是若狭国国府的武士,名叫金泽之武弘,二十六岁,性情温和,不幸的是就这样惨死了。

女儿么?我女儿名叫真砂,十九岁,是一个有男人气概的好强的女子,除武弘外,没有别的男人。她脸色微黑,左眼角有一个黑痣,小小的瓜子脸。

武弘是昨天同我女儿到若狭去的,不料会发生这样的祸事,真是前生的冤孽。女婿已经这样了,女儿又下落不明,叫我十分担心。请你们看我老婆子分上,即使砍光了山上的草木,也务必得找出我女儿的下落。最可恶的是这个叫多襄丸的强盗,他不但杀了我女婿,还把我女儿……(以后痛哭失声,说不出话来了。)

多襄丸的口供:

这人是我杀的,但我没有杀女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慢着,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刑罚来处罚我,我不知道的事情还是不知道。我已经被逮住了,我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昨天午后,我碰见一对夫妻。那时正刮着风,笠帽檐的绸绦被风吹起来,我瞧见了女子的容貌——只见了一眼就见不到了,大概正因为这缘故,我觉得这女子好像一位菩萨,立刻动了念头,一定搞到这个女子,即使要把男的杀死,也值得。

杀一个人,在我是家常便饭,并不如你们所想的算一件大事。不过我杀人用刀,你们杀人不用刀,用你们的权力、金钱,借一个什么口舌,一句话,就杀人,当然不流血,人还活着——可是这也是杀人呀。要说犯罪的话,到底是你们罪大,还是我罪大,那就说不清了(讽刺地一笑)。

如果能做到不杀男人而把女人搞到手,也没有什么不好。不,当时我是那样想的,尽可能不杀人,一定把女人搞到手。可是在那条山科大路上,当然不能动手。这样,我就想法子,把那对夫妻带到山窝窝里去。

事情并不难办,我成了他们的旅伴,便对他们说,那边山上一座古坟里,刨出了很多古镜和刀剑,我已偷偷埋在山后乱草堆里,如果你们要,随便给多少钱,可以贱卖给你们。——那男人听了我的话有点动心了。之后,——怎么样,贪心这个东西,就是可怕嘛。半小时之后,那对夫妻便同我一起,把马赶上了山路。

我们走到草丛前面,我说宝物就埋在那边,一起去看看吧。男的早已经起了贪心,表示同意,便叫女人在马上等着,因为那草丛中,马是进不去的。我原这样打算,让女人单独留下,带着那男人走进草丛里去。

一进入草丛尽是一些小竹子,约走了几十丈远,就有一些杉树,——这真是我动手的好地方,我把草丛拨开,就说宝物都埋在杉树下。男人听我一说,赶紧向有杉树的地方跑去。这里竹丛已经少了,前边有几棵杉树。——我走到那里,出其不意地立刻将他按倒在地。他带着刀子,看样子也会一些武艺,可是禁不起我的突然袭击,终究被我捆在一棵杉树上了。绳子么,我们当强盗的人,随时得爬墙头、上屋顶,绳子总是随身带着的嘛。当然,为了怕他嚷起来,我在地上抓起一把竹叶子,塞满他的嘴里,那就不怕他了。

我将男人收拾停当,然后跑到女人那里去,说男的突然发了急病,叫她去看。这一着果然成功,女的将头上笠帽脱下,让我拉着手,走进乱草丛中,一到那里,她看见男人捆在树上。——立刻从怀里拔出一把小刀。我从没见过这样烈性的女子,那时如果一个措手不及,刀子便捅进肚子里了,要逃也无处逃,肯定得被她戮上几刀,至少得受伤,可是我是多襄丸,用不着自己拔刀,就将她的小刀子打落地上。不管多强的女人,手里没家伙也就没有办法了。最后,终于如愿以偿,没杀死那男人,就把女人轻松地搞到手了。

不杀死那男子,是的,我本不打算杀他,可是当我撇开趴在地上号哭的女人,向草丛外逃跑时,那女人却发疯似地拖住我的胳臂,断断续续地哭喊了:“你死,或是我丈夫死,两个人必须有一个得死,我不能在两个男人面前,受这样的侮辱,这比我死还难受。两个人中,我跟活下来的一个。”——她就是这样,一边喘气一边说。那时候,我才下决心杀死那个男子(阴沉地兴奋)。

我说这话,你们一定以为我比你们残酷。可是,那是因为你们没瞧见她那时两眼射出来的火光,我一见那目光,我觉得即使一下子会被天雷打死,我也必须娶她为妻,娶她为妻,——这就是我那时唯一的心愿。这不是你们所想的下流的色情,当时我如果在色情之外别无想念,我早已一脚把她踢翻,一溜烟逃跑了,那男人的血也就不会染红我的刀子了。可是当我在阴暗的草丛中盯住那女人的脸色时,我已料想到如果不杀死那男人,我便不能离开那里了。

我要杀人,便堂堂正正地杀,我解开了他身上的绳子,叫他同我一对一比试(落在杉树上的那条绳子,就是那时忘记拿走的)。那男人满脸通红,拔出腰刀,一言不发,便怒火冲天地向我扑来。——这一场恶斗的结果,当然不必说了。我们斗了二十三个回合,我便刺穿了他的胸膛。第二十三回合,请不要忘记,我直到现在还暗暗地佩服他呢,同我交手,能够上二十回合的,天下还只有他一个人呢(高兴地一笑)。

我把男人杀死,回头去看女人,可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我不知道她逃到哪里去了,在杉树林里到处找,在落着竹叶的地上,没有看见她的影子,侧耳一听,只听到男子临死的喘息。

可能在我们开始动刀时,她已逃出去找人叫救命去了。——我一想,现在得保自己的命了,我把刀和弓箭抓在手里,立刻跑回到来时的那条山路上。在那里,刚才女人骑的那匹马,正在安静地吃草。以后的事,就不用多说了。我只在进城时扔掉了那把血刀。——这就是我的口供,反正我这颗脑袋迟早得挂在樗树上,那便请判我死刑吧(昂然的态度)。

到清水寺来的一个女人的忏悔:

——当那穿蓝黑绸衫的男人,将我强奸之后,回过头去嘲笑我被捆在树上的丈夫。我丈夫当然十分难堪,使劲扭动自己的身子,可是身上的绳子越勒越紧。我站起身来,连跑带滚滚到我丈夫跟前,不,我还没靠近他身边,他便提起一脚把我踢倒地上。这时候,我看见他的眼中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光,简直不知道要怎样说才好。——直到现在,我想起这眼光都还忍不住发抖。他虽没开口,但从这眼光中,已传达了他心里要说的话。这不是愤怒,不是悲哀,而只是对我的轻蔑。多么冷酷的眼光呀,这比踢我一脚,使我受更大的打击,我忍不住嘴里叫唤着什么,一下子便昏过去了。

等我苏醒过来,那穿蓝黑绸衫的男子已不知哪里去了,我的丈夫还捆在杉树上。我好不容易,才从落满竹叶的地上站起来,注视着他的脸。他的眼光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没有变化,又冷酷、又轻蔑。羞耻、悲哀、愤怒,——我不知怎样说我那时候的心情,我跌跌跄跄走到他的身边。

“老公,事已如此,我不能再同你一起生活了。我决心去死。——不过,你也得死,你已看到了我所受的耻辱,我不能把你独自留在世上。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了这些话,可是他还是轻蔑地看着我。我抑止了心头的激动,去找丈夫那把腰刀,刀已经被强盗拿走了,弓箭也已不在草地上。幸而我的脚边还落着一把小刀,我便捡了起来,再对他说:“我现在要你这条命,我也马上跟你一起死!”

他听了我的话,动了一动嘴唇,他嘴里塞满落叶发不出声来,但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仍然对我十分轻蔑,他说的是“杀吧!”这两个字。我像做梦似地一刀捅进他浅蓝绸衫的胸口。

那时我又昏过去了,等我再醒过来,丈夫依然捆在树上,已经断气,通过竹叶漏进来的夕阳的光线,照在他苍白的脸上,我憋住哭泣,解开尸体上的绳子。之后,……之后么,我再没有勇气说了。总之,我没有自杀的气力了。我想用小刀刺自己的喉管,我想投身到山下的池沼里,我试了各色各样的死法,但是都没有死成。我太懦弱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寂寞地笑)。像我这样没用的人,我不知道观音菩萨会不会怜悯我,我已失身于强盗,我不知我将如何是好……我……(突然剧烈地痛哭起来。)

借巫婆的口,死者幽灵的话:

——强盗强奸了我的妻子之后,便坐在那里安慰她。我开不得口,身体又捆在树上,我一次次向妻子以目示意。我想告诉她,不要相信强盗的话,他说的都是谎言。——可是我妻子却默然坐在落叶上,低眼望着自己的膝盖,正在一心地听着。我满心嫉妒,身上好像火烧。可是强盗还花言巧语地说:“你已失身了,再不能同丈夫和好,你跟他去,还不如跟我当妻子好。我会好好待你,我改邪归正,去做一份正经的工作”这大胆的强盗,最后竟说出这样话来。

妻子听着,茫然地抬起脸来,我从没见过我妻子这样美丽。可是这美丽的妻子,当着我的面,你猜猜她对强盗如何回答?我现在已到了另一个世界,可是一想到当时妻子回答强盗的话,还是浑身火烧一样难受。我妻子确实是这样说的:“那就随便跟你上什么地方去吧!”(长时间的沉默。)

的罪恶不仅如此,假使仅仅如此,我现在在这黑暗的地狱中也不至于如此痛苦。可是当她做梦似地让强盗扶着要离开草丛到外边去时,忽然变了脸色,指着捆在树上的我说:“把这个人杀了。他活着,我不能跟你一起走”她发疯地连连叫着:“把这个人杀了!”——这话好似暴风,今天我在这黑暗的地狱里,好像还能远远地听到。一个人的口,居然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一个人的耳朵,竟然能听到一次这样恶毒的话么?——(突然,发出嘲弄的笑声。)听了这话,连强盗也大惊失色了。“把他杀了!”——妻这样叫着,拖住了强盗的胳臂。强盗茫然地看着我的妻子,也没说杀,也没说不杀。——就在这一刹那,一脚把妻踢倒在落叶上(又发出嘲笑声)。强盗两手抱着胸口,眼望着我说:“这女人怎么回事,你要死?你要活?你点点头!杀不杀?”——我听了强盗的话,我愿意饶恕他一切罪过(又一次长时间的沉默)。

当我还没有明确答复强盗时,妻子忽然大叫了一声,向草丛深处跑去,强盗追上去,好像没有把她拉住,我像看幻影似地看着这个场面。

妻子逃走以后,强盗拿起大刀和弓箭,把捆在我身上的绳子割断了一截。“现在,要看我的命运了!”——当强盗隐在草丛中不见时,我记得听他这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以后,四周围寂然无声。不,我听到人的哭声。我一边自己解开绳子,一边侧耳听这哭声,原来是我自己在哭(第三次长时间沉默)。

好不容易,我才从杉树下站起困乏的身体。在我面前,是妻子丢下的一把小刀,我拾起来,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我从口里喷出一口血来,一股腥味,我一点也不觉得疼痛,只是觉得心头凉凉的,周围也更静寂了。在这山后草丛的顶空中,连一只小鸟也没有,只有竹叶树梢漏下的淡淡的阳光,这阳光——也渐渐昏暗起来,现在,连竹木也看不见了。我便那样倒在地上,埋葬在静寂中。

这时好像听到轻轻的脚声,走到我的身边,四周已经黑暗,我看不见是谁,——是谁的手从我的胸口拔出了小刀,同时我口里又涌出一阵血流,我便是这样掉进了黑暗之中。

 
打赏
 
更多>同类文学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文学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