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逆流黄金时代 > 第347章 我是不是错了(求订)

第347章 我是不是错了(求订)

逆流黄金时代 | 作者:江湖醉鱼| 更新时间:2019-02-08 16: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感谢兄弟们月票推荐票支持。谢谢】

    一夜,春梦了无痕。

    韩枫梦到了今生所有接触过的女生,又似乎哪一个都像是影子。

    过了凌晨,睡不着的时候,枕着手臂瞎想,韩枫发现记忆里前生的信息竟然越来越模糊,努力的想,又好像想不起来。

    这种叠加的状态,相隔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还是杂乱无章的,对未来发生的事情在迅速的减退着。大概似乎是从上次朱明伤了自己之后开始。相反的,今生的记忆力越来越好,看过的书竟然能记个大概,走过的地方能过目不忘。对未来世界的关键节点反而比个人经历更清楚,关于云希的记忆,努力的回忆竟然完全没有之前那么清晰刻骨。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叶子,那么就算逆流重生也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生轨迹,每个人都是蝴蝶,翅膀一动,世界不再相同。

    早饭是玉米渣子粥,特意让奶奶给做的。黄金色,粗中有细的渣子粥,稠稀合宜,配上两块咸菜疙瘩,大葱卷白面薄饼,用大铁锅烙出来的饼是一种别样的味道,这是纯正的家的味道。

    徐大山和韩枫吃的狂风卷云,丁丁是北京人没吃过吃成了和风细雨,文静是部队战士,吃什么都关系,丁丁没想过这个竟然还能这么吃?而且味道有一种别样的清香味。徐大山是安西市那边儿人,并没有吃过这种玉米面食,头次吃却对了胃口。

    爷爷坐在旁边井台子上,乐呵呵的看着孙子和他的朋友一起吃饭,奶奶拔了一把小生菜用压井子冲了冲,端了上来。

    “爷、奶,你们也吃吧。”丁丁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不了,不了,你们要赶路,我们又不去干活,啥时候吃都行!”奶奶很慈爱,看着这些年轻人,笑的眯着眼就像看孙子一样。

    “爷奶,你们这趟跟我一起去北京吧?”韩枫说,“我带你去天安门看主席。”

    “不了,你忙。我还是等你老佰回来,跟他们一起走,清明后,给家祖坟填土上香后再说。”

    韩枫忽道,“爷,到时候我和我哥都回来。”

    “嗯,我和你二爷爷说一声,今年就合合实实的填土,黄历早就查过了,今年宜土兴。你回来,那就都回来吧……”

    韩枫记忆里想起前生每年逢节不落的上坟烧纸,清明填土扫墓——也许冥冥中是祖宗保佑吗?突然冒出来的感伤,让韩枫的心里产生了这个想法,去年却根本没有想起来这事,家有三个爷爷和大爷在,其实甚至连阿爸、叔叔们都不怎么操心这些事。

    没有做什么望门大族的意思,后现代是什么样的存在感,韩枫非常清楚,只是为了却心中之结——信则有‖一时间,韩枫打通了杨志新办公室的电话。十分钟后县公安局王局长点头应了一句,“志新县长,和影响我县经济发展大计比起来,那个什么春宇的案子都不是事儿,我这马上放人。”

    打完这个电话,韩枫的心情没来由的沉落下去——这,算不算是以钱权谋私呢?

    韩枫前生最痛恨的就是这种开后门的事,在部队在地方都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今生这是走偏了吗。想了一路,也没想到答案。上辈子不是有权有钱的人,根本没接触过,一个电话,要判刑的人就能安然的走出派出所免于刑事处罚。

    路上,文静、丁丁、徐大山都像隐身人。丁丁一直想找话题,可是又不知和老总说什么,而徐是个几乎不说话的,文静的职责是守卫。韩枫却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

    “文静,丁丁,你们说,我这件事是不是做错了?”

    文静没想到,韩枫会有这么一句。

    丁丁此前在听韩枫打电话时候已经有所思考,只是,没想到韩枫会有此一问,而且是自陈其错的反问方式,这与其是问她们,不如说是问他自己。

    徐大山开着车,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韩总,没有说话,不过他懂得韩枫在想什么。

    “枫总,不用纠结在这些小事。”徐大山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是?”

    文静很诧异。

    “徐班长,这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丁丁点了点头,“枫总,重义与讲法,很多的时候就是对立的。很多事没有对和错,只有选择。”

    韩枫问完了那句,其实心结也就去了,不过丁丁的解释不相当合心意的——没错,很多事根本没有是与非,对与错,只有选择或者不选择。

    也许,计杀许主任、搞掉朱天来,弄死朱明,加上违规搭姜春宇一把,等等这些早已成为污点了吧,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上辈子很清白,那又能怎样,还不是碌碌无为一生,云希遇到困难,自己堂堂的共和国的少校军官又能怎么样……

    “枫总,我的建议是,以后这类的事情最好不要做。即使要做,也不要亲自做。”文静幽幽的说道。

    在看守所被打的半死,全身是伤的姜春宇莫名其妙的走出了铁门,“当!”大铁门关上的时候,吓的他全身哆嗦!

    “草泥马……”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姜春宇摸了摸脸上的十公分长的刀疤,也不知道骂的谁,然后一瘸一拐的向前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