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历史  文学  佛教  汪曾祺  新作  著名  艺术品  故事  投资  上海古籍出版社 

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

   日期:2017-02-09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5    评论:0    
核心提示: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春春的新造型,有着霸道总裁的范儿。不过,
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
李宇: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

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

李宇春:每一次我在做专辑时都是特别的敬畏 春春的新造型,有着霸道总裁的范儿。不过,成立了工作室的春春,说自己对管理并没有太多天分,她最有兴趣的,还是在创意工作方面。

春春的新造型,有着霸道总裁的范儿。不过,成立了工作室的春春,说自己对管理并没有太多天分,她最有兴趣的,还是在创意工作方面。

南都独家专访

整个五月,华语乐坛最好卖的一张音乐作品,毫无疑问是李宇春的《野》。上周三,这张作为《野蛮生长》专辑系列中的第一张EP正式在QQ音乐独家发布,不到14个小时销量就突破了100万张,而截至本文截稿前,销售数字已将近128万。数字音乐进入收费时代后,音乐作品又重现百万销量的境况,这自然是值得欣喜之事,但同样也因为数字音乐的诞生,以往传统唱片的专辑概念就越来越模糊。现在,大家都去发单曲了,谁还愿意花大力气去做一张完整专辑?当年传统唱片年代的专辑企划概念,已经越来越被淡化。

李宇春把她今年的《野蛮生长》专辑切分成四张EP来发布,自然也是迎合数字音乐大潮做出的举动。但难得的是,她并没有丢弃传统的专辑概念,这四张EP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主题。

在第一张《野》发布后,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李宇春,这次我们不聊别的,就聊聊她这张概念专辑的想法、思路。为什么会有“野蛮生长”这个主题的出现?为什么要把专辑拆分成四张EP?当数字音乐进入单曲时代后,为什么她还那么执着地坚持要做概念专辑?!

Part1

专辑概念

玩概念?我对“野、蛮、生、长”这几个字,念念不忘了两年多

把一张完整专辑拆分成四张EP,这是《野蛮生长》的企划概念中的一部分,不得不佩服李宇春背后的团队,这一招不仅符合当下歌迷越来越碎片化的音乐聆听习惯,同时也丰富了专辑概念的创意,更重要是能把李宇春发片的这个热度,一直延续到下半年。但这些只是外界的理解而已,对于李宇春本人来说,那专辑分四张EP来发,还有更重要的理由。

南方都市报:我们先从《野蛮生长》这张作品聊起,这个主题当时是怎么想到的?

李宇春:我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两年多前,刚结束上一张专辑的宣传之后,当时有一次跟一位老艺术家聊天,他聊了一些他们那个时代艺术家的生活状态,包括创作时的一些状态,他不经意间说到这四个字的,然后我就对这四个字挺感兴趣,一直念念不忘,后来我越想越觉得有趣,就想做一张这样的“野蛮生长”的音乐作品。就开始构思了。

南都:所以是这个词语先触动了你,而不是为了表达一个概念而想到了这个词?

李宇春:对,但最开始的时候,我想像的还是一张比较传统的音乐专辑,主题叫“野蛮生长”,然后里面收录十首歌这样的一个想法。

南都:那后来把整张专辑拆分成四张EP的原因是?

李宇春:是因为在创作过程中有很多新的音乐人加入,他们给了我很多新的东西,比如说李格弟老师、黄伟文老师、陈伟伦等等等等,我就觉得他们的作品都特别让我觉得惊喜,如果用传统的打歌方式,一打二打三打的那种模式,我就觉得很可惜。我就想怎么能够把这个作品做得更加极致?后来就有了把它拆分成四个篇章的想法。

南都:就是说,以前传统专辑的模式,通常是有几首主打歌特别被关注,但专辑里的其他作品往往会被很多人忽略,所以你希望用拆分成四张EP的方式,让里面的十首歌都能获得比较平衡的关注度?

李宇春:是的是的。我觉得还是因为,就是酝酿了两年的这么一个作品,还是希望可以在音乐上呈现它的完整性,另外,它的起承转合可以做到更极致,然后每一个艺术家的心血和艺术作品,都可以最大化地去体现它,然后让喜欢音乐的人可以听到。

南都:你之前的三张专辑,完成了一套“文艺三部曲”的概念,那这一次新专辑是一个新的开始,有没有给自己定一个怎么样的方向?

李宇春:我在做前三张的时候总是觉得有很多不太满意的地方,或者说让我觉得不过瘾的地方。我觉得前面三张可能有一些不错的主题和企划,譬如《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这样的企划,但还是刚说的传统专辑的问题,里面的十首歌除了第一主打、第二主打这些,其他作品并没有极致地去表达。我就是觉得它欠了一些什么东西,所以在做完这几张的音乐企划后,我就希望再做下一张的时候,能规避掉这些问题,然后让整个音乐非常地一致,每一首歌都是为了这个主题来服务的,让这个主题更加丰满。

南都:那现在用四张EP来呈现,并且用“野蛮生长”这四个字来区分,这构思会不会也有另一个层面的含义?

李宇春:当然有了,因为我觉得每一个字代表不同的阶段,就拿现在刚发的“野”来说,其实“野”的这个篇章表达得更多的是出生后无畏的一种状态,因为什么都没经历过,有一种青涩的、倔强的状态,所以在决定这个歌曲顺序上,我就把这个系列的这些歌曲都放在了“野”的这个篇章里。

南都:这次作品有点像命题作文,你带着“野蛮生长”这个主题,找来不同的词人围绕这四个字去创作,但会不会出来的感觉多少有点雷同,和思路重叠的可能?

李宇春:我觉得不会,因为还是比较清晰地表达出了这个“野蛮生长”不同阶段的一些状态。他们的角度不太一样。虽然发给他们的是同一个企划方案,但他们的视角有的人认为“野蛮生长”是个人态度的表达,也有人认为是一个爱情的表达,这是我觉得比较有趣的一个地方。

南都:那最终收回来的这些作品,跟起初你设想的、希望表达的概念会不会有一定的偏差?

李宇春:老实说,我是特别怕沟通的一个人。就是因为我在这么多年做专辑的过程中,发现其实很多时候你跟别人沟通的想法,到最后他所理解和出来的想法可能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东西,这种情况常常出现,所以刚开始我还是有点担心的。那这一次,我觉得也出现了一些让我想不到的,但还好,都是惊喜。这一次就是整个交回来的这个作品,比我当初设想的还要好。

Part2

创作细节

爱撒“野”?就是那种无惧的、初出茅庐的感觉

在首张发布的EP《野》当中,收录了三首歌曲,分别是李格弟填词的《存在感》、周耀辉的《开放》,以及李宇春自己填词的《那又怎样》。春春说自己很少有机会可以跟其他音乐人一起碰撞、共同创作一些作品,这一次,十分难得。而为什么要把这三首歌定义为“野”?她有自己的说法。

南都:那我们现在听到的第一张《野》当中,收录了三首歌,我们先从你自己写词的这首《那又怎样》聊起吧,其实这首歌是你早期写的作品?

李宇春:嗯对,这大概是我五六年前写的歌,但因为当时有一个歌曲被泄露了,本来是会放在我的《文艺青年》那一张的,但就是没有用上,就一直没发嘛,然后这一次我其实纠结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这首歌其实还是蛮青涩的,但可能刚好是因为这种青涩我觉得也是符合“野”这个阶段的状态,就是那种无惧的、初出茅庐的感觉,所以我觉得还蛮适合的。

南都:所以这首歌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命题作文”,而是正好符合这个主题,就把它放了进来。那当时你写这首歌的状态跟出发点是什么样的?

李宇春:五六年前的事情,我都有点模糊了,但我记得当时自己是刚开始弹吉他的一个阶段,然后练和弦的时候就喜欢唱这样的一些很不同的曲子,所以这首歌就是在那样一个环境下,在家里写出来的。

南都:另外就是李格弟老师的那首《存在感》,写这首歌时有跟李格弟老师沟通吗?

李宇春:《存在感》是个特别意外的作品,它不是传统的创作模式写出来的。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我很喜欢李格弟老师的一些文章,她的诗,我就特别想跟她合作。但因为她是诗人,所以她就是写了一首诗,所以要把这首诗转化成歌词,其实难度非常大的。

南都:词曲创作通常都是先有曲再有词,但这首歌其实是先从一首诗开始的?

李宇春:对,所以后来就有点机缘巧合,因为同一时间有很多个人向我推荐了陈伟伦(作曲),我之前没跟他合作过,就打算试试看,然后他就出了一些音乐的动机。其中有一首我后来反复听了以后,就觉得那不就是《存在感》吗?就是现在听到的这个曲子。然后我又跟陈伟伦商量了很久,反正就是很奇怪。因为我跟陈伟伦聊天的时候他也说这完全不是他的一个工作模式,完全不符合他的工作模式,他也觉得很意外。

南都:那你怎么评价这首作品?

李宇春:我个人的感受就是无论是音乐风格还是自己在唱的腔调上,都跟以往有点不太一样。老实说,这首歌不太符合中国流行歌曲的定位,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偏独立音乐,所以在整个感觉和气质上,我觉得可能是跟以往不太一样的。

南都:再来谈谈《开放》这首,是周耀辉写的词,这首歌的过程又是怎样的呢?

李宇春:《开放》这首歌就相对来说传统一些了。就是先有曲子,然后再填词,所以它就是填词这样一个比较传统的创作模式。但《开放》不是一个命题作文,是有了“野蛮生长”这个概念之前就有跟他沟通过的,而且我们在上一张有合作,所以相对来讲彼此会更了解一些,所以把《开放》收录在第一张EP里,其实它比较像一个小品,音乐的小品。

南都:从整张作品的创作过程来看,会有哪些方面是跟之前专辑不一样的?

李宇春:这张专辑因为有一些歌曲是跟音乐人一起创作的,那个碰撞的东西是之前比较少的。之前可能都是我自己写一些东西,或者找其他音乐人写一些东西,但很难有机会让我能跟他们一起碰撞、共同创作一些作品。再就是这张专辑里其实比较少有特别传统的中国流行歌曲,就是那种钢琴弦乐的抒情流行歌,比较少。

Part3

新工作室

当老板?我还是对创意工作有着不由自主的责任感

《野蛮生长》这张专辑,是李宇春脱离天娱独立成立工作室后的第一张作品,所以,这张专辑对她个人而言也有着特殊意义。而真正做了自己老板后的李总,会以一个怎样的姿态和方式来经营自己的这个工作室,也让大家很好奇。但她说,其实自己确实没什么当老板的天赋。

南都:你每一张专辑的概念感都很突出,但现在号称是“单曲时代”了,愿意做概念专辑的歌手越来越少,你会不会也觉得花那么大力气在整张专辑的创意上,会有点吃力不讨好?

李宇春: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做音乐还是主张要有概念和企划的。对我来讲,这就像一个艺术作品,出来后是有东西可以思考、可以推敲的,而不是说今天单纯发了一首歌,总觉得那样子做音乐不够立体、丰满。但这问题还是取决于不同的角度,譬如一些电影歌曲,我还是会突出单曲的概念,它就是一首歌为一个主题服务的。但每一次我在做专辑的时候,都是特别的敬畏,因为专辑在我心目中的分量跟普通地发一首歌是完全不一样的。专辑这东西是你自己一个阶段中很重要的作品表达,是这段时间你想要说的话,所以我觉得它对于我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南都:这张专辑也是你离开天娱之后成立新工作室的第一个作品,那从这个角度上看,这个作品会不会对你个人也有一些特别意义?

李宇春:我觉得是有的。毕竟自己做了工作室,或者是公司的第一个很重要的作品,然后我觉得这是在一个新的阶段自己的一个新的状态,也是希望这家新的工作室可以“野蛮生长”吧。

南都:之前你在天娱的时候,其实已经成立了李宇春工作室,算是隶属于天娱下面的一个工作室,那跟现在独立后的工作室相比,在运营上有没有什么比较大的区别?

李宇春:应该是有的,因为之前还是在天娱里面嘛,我其实基本上没有太多涉足管理上的东西,可能还是会做一些创意方面的事情。那现在其实这两块都要自己管理了,自己要花更多心思吧,对我来讲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南都:能跟我们说一下,当时考虑要独立出来的原因是什么?

李宇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合约到期了,也没有再想说要签进公司的想法,所以就水到渠成吧,自然而然。

南都:那在公司管理这方面,你参与的力度有多大,觉得自己适合做老板吗?

李宇春:其实(管理)这个会有一些(参与)……但我主要的还是在创意工作的这方面,因为我还是对这比较感兴趣,而且会有一种不由自主的责任感吧。然后关于管理,因为我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天分不高,但就还是会学习学习,然后过问过问,也并不会说真的花太多精力去做这方面的工作。

●采写:南都记者黄锐海实习生郭泉钧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