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红楼梦  文学  文化 
收藏  |   举报 2017-12-02 12:34   关注:78   回答:1

《红楼梦》有哪些续书?

已关闭 悬赏分:5
举报 2017-12-02 12:38

《红楼梦新补》(山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作者张之,背景不甚了解,据说也是花费了十年心血写就,在前八十回故事的基础上续了三十回。


关于续书主要情节和吐槽(对书中有些暗线的处理表示认可,就不再多说了):

贾政外放济南府,王夫人透露元春有意为宝玉宝钗赐婚,但因时日尚早秘而不宣。

王夫人的当铺被查封,乌进孝的田庄被抢(阶级斗争必须要有),贾府败势已现。

香菱雪夜病逝,留下绝笔诗。

探春被赐婚远嫁爪哇国,宝钗以昭君事相劝(宝姐姐是政委的料)。

迎春病逝。

宝玉被搬出大观园,黛玉忧思成病。凤姐提议搓合宝黛二人,王夫人以“赐婚”二字提醒贾母,贾母感慨孙子的婚事自己竟做不得主。几人的计较被雪雁听到转述给黛玉,黛玉疑心宝玉要娶“外国公主”,泪尽而亡(林妹妹死得太冤)。

黛玉死前将诗稿托付给宝钗整理传播,“管他什么闺阁笔墨不该落到外头去”(观点太超前,此处不如焚稿)。以死后南归嘱托宝玉,言明碑上只写“姑苏林黛玉之墓”七字,并让宝玉忘了自己,说自己一死就会忘了他(没被感动)。

贾府置办黛玉丧事,因省亲时曾挪用了林家财物,此时无力填补,只好避而不提。放赖大等5个管家为民,令其各自缴纳银两,充作丧葬费用(就艰难到如此地步?老太太的体己呢?)。

遵黛玉遗嘱,雪雁随灵柩回南,为黛玉守墓。长期在黛玉身边的她也成了个香菱似的女诗人,现在却只能招赘了一个农夫,每天对墓自怜(才子佳人小说里丫环都能出口成章不是曹公最不屑的吗?)。

林之孝全家放出,小红与贾芸成亲(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销帐里卧鸳鸯)。

贾宝玉将金麒麟赠给卫若兰(卫若兰射圃)。东平郡王(原书中没太多存在感的一家)受甄家牵连获罪,卫家因与东王府有亲也被牵连。卫若兰随父流放,湘云发誓“等白了头,我也等他回来”(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宝玉因思念黛玉而病,贾母认为是通灵玉遗失所致。凤姐诈贾环,而玉确为贾环窃走。贾环悄悄把玉扔在雪地里,被凤姐寻回(凤姐扫雪拾玉)。贾政怒逐贾环。

贾母病重,为冲喜,宝玉迎娶宝钗。新婚之夜,两人忆及黛玉,谈了一夜诗词和往事(我不会告诉你第二天晚上两人喝了点袭人准备的葡萄酒后就聊着“淡极始知花更艳”渐渐入港了)。

元春难产而亡(判词对应的竟是死在宝玉宝钗成亲时,他俩的属相是虎和兔)。贾环、赵姨娘的堂哥赵国本、几个凤姐得罪过的人以及冷子兴诬告贾府谋反,还有石呆子扇子、凤姐放高利贷、贾琏丧中纳妾等事。

贾母病逝,贾府被查抄。红玉探望身陷囹圄的凤姐,茜雪到监中探望宝玉(狱神庙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

贾府被从宽处理,贾赦流放,贾政迁谪外省,贾琏、宝玉、贾兰分为三处,惜春出家,史湘云跟随宝玉夫妻辛苦度日。

薛姨妈病逝。薛梅两家南归时遇上盗匪,薛蟠死难,宝琴毁容拒污,钱物一空,幸被柳湘莲搭救。宝琴一家回到定海,薛蝌邢岫烟设酒肆度日(为了悲剧而悲剧)。

薛家南归途中曾偶遇妙玉。原来妙玉是因为逃婚才出家(张金哥的故事直接拿了过来)。贾府被抄后,妙玉返回苏州,路过瓜洲渡口时,遇到了原来订亲的未婚夫。对方已被山寨女子招亲,落草为寇(这是从哪来的灵感),妙玉不得已做了强盗的外室(狗血到不能更狗血)。

巧姐被王仁、贾芹等拐卖(狠舅奸兄),幸被刘姥姥搭救。

宝钗湘云辛苦支撑,家中还是入不敷出,只好做出遣散下人的决定。为保证遣散工作顺利进行,只能先从袭人开始,袭人深明太义带头离开,走时留言:好歹留着麝月。花袭人许配给了致富成功的蒋玉菡,夫妻俩后来接济宝玉宝钗(花袭人有始有终)。

宝钗以归隐之事为谏,劝说宝玉考虑家中生计,宝玉卖画为生(薛宝钗借辞含讽谏)。

凤姐从狱中放出,地位一落千丈,平儿却更受贾琏倚重。凤姐不甘,设计翻盘(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失败,贾琏怒写休书(一从二令三人木)。凤姐不堪羞辱投环自尽(书中上吊的人不要太多)。

刘姥姥接走巧姐给板儿做童养媳。平儿扶正,贾赦病重,贾琏去了安西,后来因为没钱无法回来,留下平儿孤苦无依。

贾兰中举,做了个小官,后来获罪被贬,李纨拖着病体跟着儿子。

贾宝玉和北王府的朋友游西山,在书斋中遇到东王府原来的小姐穆云屏(新人?),云屏以霍小玉自比,备诉倾慕之情,宝玉被说服,无视礼法与其一尽绸缪,恰逢好友归来打断,缘尽。(错走进了聊斋的片场?)

卫若兰回京,与湘云完婚,因被诉私逃只得匆匆返回流放地,湘云有孕滞留京中,忧思过度小产。一家人日子越过越惨,苦中作乐(卖字画寒冬噎酸虀,做针黹雪夜围破毡)。

宝钗产女,宝玉湘云兄妹上街乞食。生活困顿至此,宝玉仍不愿入仕,宝钗也不勉强。北静王向皇帝举荐宝玉,被宝玉拒绝(嵇康对山涛的路数)。

宝玉偶遇甄宝玉,甄将偶得的通灵宝玉送还给他(甄宝玉送玉)。宝玉担心拒绝北王举荐会招来祸患,听说甄宝玉已出家后,想了出家避祸的主意。宝钗麝月等人阻挡不成,贾宝玉悬崖撒手(原来宝玉出家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不是原因的原因,你逗我?)。

经过甄宝玉和柳湘莲的劝说,宝玉终于想通还了俗(借柳湘莲批判了下宗教的虚伪)。宝玉后来做了名更夫,雨夜外出打更时摔了黛玉送的玻璃绣球灯。

宝玉夜里打更,白天卖茶,和往来行人聊天(还是聊斋!),多年以后终于尘缘已了,到灵河岸边重逢绛珠草,在太虚幻境里观了情榜,跟警幻仙子一番争论,最后把警幻说走了。神瑛侍者到青埂峰下倚着块写满故事的怪石,继续与人聊天,等待知音的出现(如果已了悟,警幻呢?如果未了悟,绛珠呢?)

这本书的亮点感觉在于贾家被抄之后那一段艰难生活的设计(走过苦难年代的人果然更适合写苦难),而本应在这一番经历后对于世事人生的了悟,在续书里却没有最终到来,这可能是作者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起了作用。和高鹗一样,这本续书的作者也没能提出比自己所处时代的主流观念更深刻的东西。有时在想,红楼续书不易,除了那些文学层面的内容外,很可能是这种三观的差别。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