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后手 > 第三百六十章 重中之重

第三百六十章 重中之重

后手 | 作者:可大可小| 更新时间:2019-02-08 16: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曾紫莲的话,马玉珍脸上一红。

    她在家里,表现得很不错,可一上街,就出问题了。

    “我没想到,真在那里遇到了他。”马玉珍叹了口气,她心里一直在乞求,千万不要碰到路承周,可偏偏却遇到了路承周。

    “你的表现总体还算可以,我宣布,你可以参加树德小学的训练班。”曾紫莲微笑着说。

    “真的?”马玉珍高兴地说。

    “是啊,你准备一下吧。但是,以后在训练班的,每天必须化装。”曾紫莲叮嘱着说。

    路承周之所以要考验马玉珍,也是担心,她的真正身份会暴露。

    对此,曾紫莲其实是有些忌妒的。

    她知道,路承周内心还是很关心马玉珍的。

    这就是她为何,一直没有对路承周采取主动的原因。

    马玉珍还不知道路承周的身份,如果一旦马玉珍知道,路承周是海沽站的代理站长,领导着海沽站的地下抗日组织,她对路承周的印象,马上会改观。

    如果现在自己对路承周主动,对马玉珍不公平,她自己也有种趁虚而入的感觉。

    “没问题。”马玉珍欢呼雀跃,她见识到了化装的神奇后,已经爱上了化装。

    稍稍改变一下姿态和动作,就能让自己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对她来说,实在太好了。

    抗团的工作,有时也需要她的配合。

    路承周晚上在家里吃的饭,在餐桌上,都没有提起今天下午的事。

    晚上,路承周去宪兵分队,向中山良一汇报了金惕明的工作。

    已经在牛津别墅5号附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监视点。

    陈树公和杨玉珊都非同常人,要监视他们,不能出丁点差错。

    “我特别叮嘱过金惕明,宁愿错过,也不能被发现。只要陈树公和杨玉珊在家,他就不能离开监视点。”路承周汇报着说。

    “很好。”中山良一满意地点了点头。

    “中山先生,球组一号有线索了么?”路承周问。

    “暂时还没。”中山良一摇了摇头,这才一天时间,怎么就有线索了呢。

    如果球组一号这么容易暴露,军统也不会费尽心机安排进来了。

    “中山先生……”

    路承周正要说话的时候,办公室外面,响起松本昌弘的声音。

    “进来。”中山良一沉吟着说。

    路承周一听,马上站了起来。

    “中山先生……军……”松本昌弘看到路承周也在,马上收住了嘴。

    原本打开的文件夹,也不自然的合了起来。

    “中山先生,我回去了。”路承周识趣地说。

    “中山先生,截获军统海沽站最新电报。”松本昌弘等路承周走出门后,兴奋地说。

    “哦。”中山良一马上拿过文件夹,脸上神色凝重。

    沉吟半晌,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二楼情报一室路承周的电话。

    “路君,你上来一趟吧。”中山良一对刚回到办公室的路承周说。

    “你先下去吧,密切注意军统这部电台。”中山良一叮嘱着说。

    路承周其实就在楼下抽了根烟,松本昌弘的电报,是他亲自拟定的。

    “你看看吧。”中山良一将刚刚截获的电报,递给了路承周。

    “球组三号遇害,宪兵分队疑似有所怀疑,请求撤回一号。或,切断一号之联系,令其静默。”路承周轻声读着。

    “军统海沽站非常谨慎,如果我们还不能取得进展,这个球组一号,就要进入静默了。”中山良一叹息着说。

    “是啊,一旦进入静默状态,再想确定他的身份就麻烦了。”路承周叹了口气,一脸的遗憾。

    “这样吧,你跟我一起去趟野崎那里。”中山良一缓缓地说。

    “阁下先请,我随后便到。”路承周恭敬地说。

    “好。”中山良一一愣,这才明白,路承周的身份,不适宜与自己一起外出。

    等中山良一从着车子,到野崎房间时,步行的路承周,竟然提前到了。

    汽车要发动,再从宪兵分队开出来,足够路承周走到旅馆了。

    “我已经看了电报,球组一号随时会溜,中山君有何良策?”野崎公馆等中山良一进来后,沉吟着说。

    “正想听野崎君之高见。”中山良一也是觉得麻烦。

    他们刚刚知道,球组一号,可能就在陈树公和杨玉珊之中。

    然而,军统海沽站,却要切断与球组一号之联系。

    对陈树公和杨玉珊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都不能怀疑的。

    “路君,你有什么看法?”野崎又问路承周。

    “唯今之计,只能从袁庆元身上做文章了。”路承周缓缓地说。

    “怎么个做法?”野崎和中山良一异口同声的问。

    “分两步走,明天清晨,对袁庆元进行抓捕。不管抓捕是否成功,都要将牛津别墅5号的牛奶换回来。”路承周轻声说。

    “如果抓捕失败,牛奶也没有异常呢?”野崎问。

    “所以,在抓捕时,尽量不能打草惊蛇。如果没有抓捕条件,可以放长线钓大鱼。只要袁庆元换了牛奶,我想,牛奶里肯定藏有情报。”路承周笃定地说。

    “不错,我们要做好抓捕失败的准备。”中山良一点了点头。

    “抓捕之事,就由特高班负责。”野崎沉吟着说。

    他虽与宪兵分队无关,但球组一案,由他负责。

    野崎是特务机关长雨官巽亲自派来的,他可以调动宪兵分队一切人力。

    “野崎先生,中山先生,我还有个提议。”路承周突然说。

    “讲。”野崎说,刚才路承周的分析,足以说明,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

    “抓捕行动,要以袁庆元换掉牛奶为前提。如果他没有换牛奶,切不可能抓捕。换掉牛奶,才是我们绝对可以掌握的线索。”路承周提醒着说。

    “不错,这一点很重要。”中山良一微微颌首。

    如果提前动手,袁庆元破坏牛奶怎么办?如果抓捕失败怎么办?

    就算顺利抓捕了,袁庆元拒不开口怎么办?

    只有袁庆元把牛津别墅5号的牛奶换掉,宪兵分队拿到那两瓶牛奶,就算袁庆元光溜掉,也能跟陈树公和杨玉珊摊牌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