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历史  袁世凯  政治  魏晋  明清  政权 

汉朝是怎么对付那些敢杀汉使的人

   副标题:    
核心提示:汉朝时代,久经战争考验的汉民族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之后,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登基之时,汉民族的血性和豪情再一次被激发出来。在那时汉朝人的眼里,中原朝廷是天子所在,周边的各类民族都应该向汉朝廷俯首称臣,当时向边疆各民族派出了大量的汉朝使
汉朝时代,久经战争考验的汉民族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之后,到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刘彻登基之时,汉民族的血性和豪情再一次被激发出来。在那时汉朝人的眼里,中原朝廷是天子所在,周边的各类民族都应该向汉朝廷俯首称臣,当时向边疆各民族派出了大量的汉朝使者,相当于现在的外交官,主要是炫耀汉朝廷的威望。 
    然而,毕竟民族的利益并不一致,因而汉使者被杀的事件也时常发生。当年影响很大的首先是南越国杀汉使的事件。早先南越王叫赵胡,依附于汉朝廷,并按照汉朝廷的要求,将太子赵婴齐送来作人质,一做就是十二年。赵婴齐在南越原已结婚生了数个子女,长子叫赵建德。自从他一个人入汉朝廷那么多年,不堪寂寞,又不让回家探亲,只好又娶了汉女樛氏,也生了个儿子叫赵兴。当赵胡年老病重时,汉武帝应老国王的要求,让赵婴齐回国。于是,赵婴齐便带着汉族老婆及儿子回国了,不久老父去世,赵婴齐继位南越王,但好景不长,赵婴齐人到中年就死了,他儿子赵兴继位,汉武帝得知后,要新南越王赵兴及他母亲一同入朝,当时派出终军等人作为朝廷使者,奔赴南越。自然,在老母的催促下,赵兴很快就上书,愿意作为内地诸侯一样,三年一朝。不料,南越国宰相吕嘉趁机内乱,理由很充分,说南越国是南越人的国家,要把政权从汉人手里夺回来。他起兵杀了赵兴母子,顺便把汉朝使者终军等一行人全部杀光,还把汉武帝派来的二千名汉军同时消灭了,另立赵婴齐的前妻所生的儿子赵建德为王。消息传来,汉武帝大怒,调遣兵马十万,分兵两路杀入南越,双方的武装实力差距很大,因此汉军一路势如破竹,攻关斩将,很快就把南越王都番禺城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最后的结局毫无悬念,城破人亡,赵建德、吕嘉都先后被抓住,斩首示众。这时正巧汉武帝东巡,行到左邑桐乡,收到攻破南越国的捷报,便命桐乡改名为闻喜县;行到汲县的新中乡,收到已斩吕嘉的报告,就把新中乡改为获嘉县。而后,又干脆下令把南越国给彻底灭了,拆成九个郡,委派官员分别把守。 
    南边事完了,不久东北边的朝鲜又出了杀汉使者的事了。古时的朝鲜,最早是周朝灭殷以后,将殷贵族的箕子封为朝鲜主,传国四十一世,后被燕国人卫满领兵侵入,赶走了箕子的后代朝鲜王箕准,自立为王。到汉武帝时期,朝鲜王已经是卫满的孙子卫右渠。这时朝鲜在卫右渠的带领下不断攻城略地,势力强大起来,就想断绝与汉朝廷的称臣关系。汉武帝专门派出特使一个名叫涉河的官员去朝鲜交涉,不想卫右渠拒不接受,反派出手下一位高官硬把涉河遣送回来,实际上是驱逐出境。一肚皮恼怒的涉河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踏进汉朝地盘,转身就把朝鲜的这位高官给杀了,上奏说朝鲜不服管教,已斩其将。汉武帝见奏后,就命涉河为辽东东部都尉。然而,卫右渠也血性十足,得知高官被杀,就迅速出兵攻入辽东,杀了涉河报仇。汉武帝得知后自然大怒,尽发天下死囚充当士兵,派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分领大军,浩浩荡荡地杀向朝鲜,一路烧杀,围住王城后日夜攻个不停。最后,城里的人抗不住了,内部起乱,杀了卫右渠,举城出降。汉武帝收到捷报后,就将朝鲜分为四个郡,直接委任官员管辖,汉军班师回朝。 
    谁胆敢杀汉使者,就灭其国,汉朝人的血性十足,发展到登峰造极时,是在汉元帝时期。早在汉宣帝时期,匈奴族发生了内乱,内部分为四五个派别,出了四五个单于,你争我斗得不亦乐乎,最后剩下两支最强的,一支是以呼韩邪单于为首的,对汉朝廷俯首称臣,在汉边疆依附生存;另一支以郅支单于为首的,开始他担心汉朝廷帮呼韩邪来攻自己,也忙将他的儿子驹于利受送汉朝做人质。后来郅支见汉朝廷不愿帮他攻打呼韩邪,心里很是恼火,就派人来要求让儿子回去。毕竟路途遥远,汉元帝就派卫司马谷吉作为特使,专程护送驹于利受回家。谷吉到家后,郅支单于认为自己离汉朝十分遥远,汉朝鞭长莫及,拿他没啥招,所以放大胆子为所欲为,竟以汉朝廷帮助他的宿敌呼韩邪单于为由,杀了汉使谷吉。汉朝廷很久以后才得知,又派使者去郅支单于那里索取谷吉的遗骸,但郅支单于不但拒绝,还将使者扣留了。 
    郅支单于手下的兵马,在西域来说算是强大的,所以他联合康居国,先攻打了弱小的乌孙国,然后找地筑城,作为自己的王都,派出使者,逼迫西域大宛等国对己称臣岁贡,想成为西域的霸主。不过郅支单于也很狡猾,他专门给汉朝廷写信,称自己身居荒野之地,日子过得很艰难,每天吃了上顿没下顿,愿再送儿子入质依附朝廷,盼望得到汉朝廷的庇护,其实是担心汉军来报仇。 
    汉元帝不想放弃西域,建昭三年,专门派出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两人,以乌垒城为据点,镇守西域。这两人很有个性,属于胆大包天,敢想敢干的人。甘延寿善于骑射,以武功出名;陈汤却是个文化人,但很会把握形势,策划奇谋。这两人在上岗的途中,就边走边察看地形。然后分析西域的形势,认为郅支单于很有野心,现在他联合康居国,是想吞并乌孙和大宛两国,等到实力增强后,将四方攻掠,控制诸国,成为一霸,到那时西域就会与汉朝断绝关系了。所以,很有必要趁郅支单于目前实力还不强的时候,召集附近屯田的汉军,联合乌孙等国,一举消灭郅支单于的部落。甘延寿想要先上报朝廷,等批准后再行动。陈汤却劝阻说朝廷那些大臣远离西域,不了解实情,上报了一定不会批准,不如先斩后奏。甘延寿毕竟是一把手,没敢同意。恰巧到了乌垒城后,甘延寿病倒了。他稀里糊涂地养了几天病,一天,他突然听见外面人声马嘶,络绎不绝,大吃一惊,忙跳下床奔出去,只见差不多有数万大军列队而来,陈汤正威风凛凛地检阅兵马。甘延寿吃惊之余,忙喝问怎么一回事。陈汤却毫无愧色,反而按剑声色俱厉地说:“大兵齐集,正要讨伐郅支,你小子敢拦阻吗?”甘延寿被震得瞠目结舌,哪敢反对,陈汤告诉说趁他生病,已冒用朝廷名义调兵遣将,西域诸国也派兵来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其实甘延寿也是一个血性的汉子,当下也不多言,就与陈汤各率大军分路直奔致支单于的那座土城去了。 
    一路上,两将军率兵马不停蹄,途中先是解救了一批被康居国军队抓来的乌孙国人,然后又趁机离间分化了康居国的贵族,得到贵族屠墨的支持,他专门派儿子来当向导,很快大军就到了致支单于的那座土城,离城三十里扎营。郅支单于闻讯坐立不安了,派人送信问:你们来这里干嘛?陈汤告诉送信的人,让他转告说:你郅支单于前时说要送家属入朝为质,朝廷让我来迎接,怕惊动你,所以提前没打招呼,请快把你的妻儿送来。郅支单于哪里肯,就推说没准备好,要宽限些日子,陈汤只给三天。双方送信使者你来我往十数次,陈汤假装发怒,说:我们大军兴师动众来了,至今没见你们送来一位贵人,现在我们军粮已尽,要是再拖,就只好先回去了,你们还是快点送人来,别耽误我们。郅支单于听了大喜,认为汉军粮草肯定不济了。当下号令兵马分头据守,在城墙上高悬一排五彩旗帜,令数百兵士披甲戴盔站在一排,再以数百士兵在城门口列队布阵,阵前又以数百骑兵来回巡逻,拉开一副势不可当的战斗架势。而此时汉军浩浩荡荡来到城下,郅支单于的骑兵不管好歹,直接策马来冲汉军阵地,早有准备的汉军立刻扑面给以一阵箭雨,射倒一批骑兵,其余的见势不妙,掉头就往城里跑,汉军干脆尾追而来,直到城前,又是一阵箭雨,把郅支单于的步兵都赶进城里去了。致支单于的这座城有两重墙,外围是木桩搭建的,当下就被汉军一把火给烧掉了,里面是土城墙,被汉军围住,郅支单于的骑兵没能来得及进城,基本上被汉军消灭在土墙外了。郅支单于急了,令人死守土城墙,兵力不够,宫里的人也全赶到城墙上来守卫。郅支单于的数十位大小老婆居然也上城墙来助威,其中几个很能射箭,竟然操弓参战。无奈要论弓箭,本来就是汉军的强项,经过一阵对射,郅支单于的大小老婆被射死了一半,连郅支单于的鼻子上也中了一箭,不得不狼狈退下城墙。汉军见机正准备登梯破城,突然传来康居国派出一万多骑兵来救郅支了,此时天已近暮色,于是陈汤和甘延寿商量决定暂缓攻城,强固营寨,准备先抗拒康居国兵。 
    当初郅之单于和康居国王为了联手,商定双方互娶对方的女儿为妻,互为对方的老丈人和女婿,也算是一桩奇事。郅支单于的女儿正得宠于康居的国王,得知父亲有难,就吵着要老公率军去救援,结果康居国王就带令一万余骑兵赶了过来。陈汤心生一计,当即派部分兵力绕到康居国军队的后面,约定举火时双方前后夹攻康居国军。当晚,康居国骑兵来冲汉军兵营,汉军早有准备,防守严密,康军连冲数次,死了不少人马,没有一点效果。等到天色微亮,康军士气大落,人累马疲时,突然汉军战鼓齐鸣,千军万马杀出营来,康军急忙后撤,却见后方亮起无数火把,随着一片杀声,外围的那部分汉军已将其退路封杀了,康军进退失据,顿时溃不成军,一万多兵马竟被灭了大半,只逃出去一两千人,抱头鼠窜而去。趁着士气大振,陈汤和甘延寿当即指挥攻城,汉军围着城四面同时猛攻,不一会就攻破城墙,汉兵蜂拥而入,冲进内城。郅支单于急忙率领剩下一千多人逃入宫中,汉军又一把火烧起了宫墙,混乱中,郅支单于眼看宫墙被烧穿,里面没法再躲了,只好硬着头皮挥刀杀出来,无奈汉兵众多,你一刀我一枪,宫内一千多人竟没有一个活的了。汉军侯杜勋抢先一步斩下郅支单于的脑袋,携去报功。 
    灭了郅支部落后,陈汤和甘延寿商议,动手给朝廷写了份捷报:“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 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 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 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其中“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一句,正言厉色、落地有声,千古流传。 
    的确,回顾汉朝一代,我们的先民们是充满豪情的一代,他们敢于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体现了一种汉民族富有勇气、敢于战斗的强悍精神。这种精神,探究起来是有历史渊源的。其一,从战国到汉代时,汉民族已经经历了长时间无数次的战争,因而他们对战争并不陌生,也不害怕动武。其二,尽管汉初实行无为而治,休养生息,和平了一段时间,一直到吕后把持朝政时,匈奴单于竟写来侮辱的信,但朝廷还是忍了,因为国力尚不足以支持战争。而一旦到实力恢复增强以后,汉武帝就对匈奴开始用兵,战争不断。其三,汉朝尽管强大而且多次出兵,但实际上均不是主动用兵,通常是在受到外族侵扰、汉使被杀以后,为报仇雪恨,即出手大开杀戒。那时侵扰汉朝边疆最频繁伤害汉族最多的就是匈奴,于是汉朝对匈奴就发起多次大规模的战争,最后逼使匈奴族分化瓦解,到三国时期,匈奴族走的走,逃的逃,剩下的基本就没啥实力而只能依附汉朝廷,最终成为历史上消失了的一个民族。
 
打赏
 
更多>同类历史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历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