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袁世凯  历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 » 西楚 » 正文

项羽“有一增而不能用” 只因范增过于独断专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表时间:2017-10-21  阅读次数:0
内容简介:(凤凰网历史频道特邀姚磊供稿)历史上英雄项羽败给了流氓刘邦,惋惜者有之,感叹者有之,不屑者有之,但说起项羽失败的原因,总是要加上一点“有一增而不能用”。似乎范增不去则不亡,千年前苏东坡就叹息:“增不去,项羽不亡。呜呼。增亦人杰也哉”。正是陈

(凤凰网历史频道特邀姚磊供稿)

历史上英雄项羽败给了流氓刘邦,惋惜者有之,感叹者有之,不屑者有之,但说起项羽失败的原因,总是要加上一点“有一增而不能用”。似乎范增不去则不亡,千年前苏东坡就叹息:“增不去,项羽不亡。呜呼。增亦人杰也哉”。

正是陈平的千古阴谋反间使项羽有一增而不能用,加速了项羽的灭亡。然而读《《史记》》之陈平的反间计却叫人大惑不解,《史记》上写“项王使者来,为太牢具,举欲进之。见使者,详惊愕曰:‘吾以为亚父使者,乃反项王使者。’更持去,以恶食食项王使者。使者归报项王,项王乃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之权”。从这段记载上我们看陈平的计策,不禁想这样的反间计也太幼稚了吧。如果我们的项羽先生也会中计,那不是太傻了吗?而我们的千古阴谋家也太小儿科了吧?

苏东坡范增论有分析“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后谗入之。陈平虽智,安能见无疑之主栽?”又分析说项羽和范增是早有矛盾,而矛盾就是在义帝。范增早先进言立义帝,而项羽后杀之,范增必受牵连。这个论点不敢苟同。想范增当年投靠项梁项氏家族,出谋划策,均为项氏大业为谋,立怀王孙心也是为项氏获得更多政治资本和更多的号召力,非是为怀王而谋。何况项羽自己也说了“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後以伐秦”。一个假立道尽本质,这点也是当时诸将皆清楚的(当然后来项梁死后,怀王利用形势夺权只能说是个意外之事,不能算是范增本意)。何况项羽在杀宋义夺回被剥夺的军权后,尊范增亚父,委以大任,信任有加。谈何会因为怀王有矛盾呢?

不过苏东坡说项羽和范增早有矛盾我赞同。

我们来看下项羽和范增的关系,项羽是起义军首领项梁的侄子,当年楚国大将项燕的孙子。由于出色的军事能力,组织能力,加上才气过人,一直很受项梁的器重,带领一支偏师在反秦战争中独当一面。后来范增投靠项梁献计立怀王成立楚政权。从这时候起项羽和范增应该已经相识,不过范增为项梁谋士,项羽一直和刘邦带领偏师在另一路反秦,交往应该不多。后来项梁败死在秦军之手,怀王夺项羽军权,用自己亲信宋义统率全军,项羽,范增为次,过河救赵。项羽趁机杀宋义,夺回兵权。这是有史可寻,项羽和范增第一次合作(不清楚范增在杀宋义中所起的作用),以后项羽和范增到了一个“蜜月期”,项羽对范增尊为亚父,范增为项羽出谋划策,忠心耿耿。在陈平话中项羽的骨鲠之臣中排名首位。

从道理上讲项羽怀疑范增好象不可信,但是我们从人性的角度去推测,发现实情并非如此。我们知道关系越是亲密的君臣越是容易出现矛盾,像刘邦就曾因萧何在后方权力过大而怀疑萧何。萧何把自己的家属子女送到战场(可以说是作人质)刘邦才打消疑虑。权力的摩擦足以产生裂缝。

项羽和范增的摩擦我认为起于鸿门宴,从鸿门宴上我们可以看出在杀刘邦上,项羽和范增有着很大的分歧。而范增的做法是悄悄叫来项庄,叫项庄借舞剑来杀刘邦。当然从主观意愿上范增深谋远虑,对项羽忠心耿耿,不惜一切代价为项羽除去未来的心腹之患。但是如果从一个谋士的角度上来讲,范增的做法并不合适,谋士的任务是为上司出谋划策。范增在项羽不听自己的计策后,私自叫项庄来实行自己的计策,这显然是一个有主见的上司所不能允许的。何况范增在刘邦走后,用剑击破玉斗说:“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这样在众人面前如此不给项羽留余地,以项羽好面子的性格必然会很是不满。不过项羽知道范增是为自己的江山着想,平时对范增又很尊敬,所以一时没有发作。但是这件事留下项羽有一增而不能用的种子。

再从范增私自招项庄杀刘邦,而作为项羽堂弟项庄竟然不怕项羽责怪而听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推测范增在项军大营中地位之高,威信之重,权力之大,也可以看得出范增行事独断专横。从《史记》的零星关于范增的资料,可以得出范增个性和项羽一样高傲和倔强,而且脾气大的出奇。在权力这个很敏感的东西下,范增和项羽之间必然会有很多不快之处。

回头我们再来看陈平的反间计,先是用重金收买项羽手下,四处造谣。谣言传在项羽耳中必然不是滋味,心中压抑的那根弦被拨动。范增听了当然也不是滋味,自己为项家忠心耿耿,自己的决策又没有得到采用,现在受到这种怀疑。以范增的心高气傲必然不屑解释或像萧何那样运用手段解除怀疑。唯一就是希望项羽相信自己的忠心,后来在项羽中了反间计也怀疑的情况下。范增真正又气愤又难过,赌气离开项羽。

当然造谣只是陈平一个渲染,真正的反间计在后面。项羽的使者见刘邦,刘邦假意好吃好住的招待,等到使者说是项羽派来的,立刻换了脸色,说,还以为是范增派来的呢?又换上差的饭菜,待理不理。使者受了委屈,回来向项羽报告,项羽于是怀疑范增与汉有私。

关于项羽怀疑范增和汉有私,我认为是司马迁的误解。

虽然项羽和范增有摩擦,但是会不会怀疑范增和汉有私呢?不会。项羽真的怀疑范增和刘邦有私怎么会让范增告老还乡呢?而是应该把范增留在军中。在对刘邦的前后政策上我们看到项羽并没有因为范增的去留而改变,说明项羽并没有怀疑范增为汉说话。上朔到鸿门宴中,范增正是杀刘邦的坚决拥护者,而在《史记》中范增后来的几次出谋都是对付刘邦的,怎么会和刘邦有私呢?

联系到项羽和范增的摩擦,我们再来看陈平的反间计(陈平曾经在项羽帐下,受项羽重用,自然能察觉项羽和范增的摩擦。)——对范增的使者优待,对项羽的使者恶待。看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佩服陈平计策的老辣狠毒,陈平这个计策就是要激化项羽和范增的矛盾,使项羽有个错觉,以为对方阵营只知道有范增而不知有项羽,项羽对此有所察觉,会对范增有忌讳。以前的摩擦如果只是留在项羽心中几丝不快的话,现在摩擦就摆在台前。项羽或在此时认为范增的权力过大,应该到收敛的时候了。《史记》有载:“项王乃疑范增与汉有私,稍夺之权”。项羽对此的反应是限制范增的权力,不是对刘邦的政策有什么变化(范增走后,项羽还是攻击荥阳,才有陈平再次献计用女子打扮成士兵,纪信假装成刘邦吸引楚军,刘邦才得以逃脱),正说明项羽和范增闹矛盾是因为权力的摩擦。而太史公认为项羽怀疑范增和汉有私,却是没有理解其中奥妙。

 
 
[ 历史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历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消费者保障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