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历史  袁世凯  政权  政治  魏晋  明清 

司马懿掌控洛阳城 “影帝”策动兵变

   日期:2017-03-21     来源:大河网    作者:姚伟 张宝明    浏览:50    评论:0    
核心提示:位于汝阳县大安乡茹店村的魏明帝高平陵。公元249年正月,司马懿趁魏帝曹芳到高平陵扫墓之机,在洛阳城发动兵变,掌控曹魏大权,为他的子孙化曹魏为西晋奠定了基础。如今的高平陵上,夕阳晚照,墓草萋萋。司马懿“高平陵之变”,使曹魏不仅失去了权力,那曾经

位于汝阳县大安乡茹店村的魏明帝高平陵。公元249年正月,司马懿趁魏帝曹芳到高平陵扫墓之机,在洛阳城发动兵变,掌控曹魏大权,为他的子孙化曹魏为西晋奠定了基础。如今的高平陵上,夕阳晚照,墓草萋萋。

司马懿“高平陵之变”,使曹魏不仅失去了权力,那曾经华贵奢靡的生活也成为历史的记忆。

熟悉魏晋史的人,称司马懿为表演大师、潜伏大师。

曹操活着的时候,曾察觉司马懿是个威胁,觉得他“有雄豪志”,还听说他有“狼顾相”。所谓狼顾,是说狼生性多疑,总担心后面会遭袭,走路时不停回头看;所谓“狼顾相”,是古代相术的一种说法,指在肩膀不动的情况下,能像狼、狗那样,头转动180度。据说这样的人皆狼心狗肺,心术不正,且有帝王之志。

曹操为了验证这个传闻,故意让司马懿走在前面,然后令他回头。司马懿“面正向后而身不动”,果然是“狼顾相”。据说曹操还曾做了个怪梦,梦见三马同食一槽,醒后“甚恶焉”,对曹丕说:“司马懿非人臣,会坏你的大事。”

《三国志》的这些记载,看着有点乱力怪神,但以曹操的眼神,对司马懿有所怀疑,很可能是真有其事。

尽管如此,司马懿没让心狠手辣的曹操找到任何借口,到曹丕、曹 时代,他更是如鱼得水,深受重用,地位越来越重要,成为曹丕、曹 两朝托孤大臣。

“潜伏”50年后,司马懿终于发力,掌控了曹魏,为他的子孙和平演变,“鸠占鹊巢”,化曹魏为西晋奠定了基础。

“影帝”策动兵变

曹叡墓很偏僻,不过好在问路很方便,同方向的人没有一个骑着自行车的,都是弓着腰推着走。那是一段漫长的上坡路,我们问到的人,都会停下来,直起腰,详细告诉我们汝阳县大安乡茹店村怎么走。当地民风淳朴,我们道谢时,他们都满脸笑意地说:“不是个事。”

进了茹店,问起曹叡墓,村民半晌才恍然:“你说冢子疙瘩儿?”按照他们指点,穿过村庄东行,一座大墓进入视线。

时近傍晚,一位老农正试图把两头羊赶回村,我们边帮他赶羊边问:“这是谁的墓?”“曹丕的。”老农答得很干脆。看样子,曹叡的知名度,跟他爷他爹差得太远了。

这个墓坐落在一座高而平的山包上,四周群山环抱,恰有群星拱月的气势。“高平陵”之名,当因地势而来。墓冢很大,顶是平的,约半个篮球场大小。

曹叡墓显然与曹操、曹丕的墓不同,那两位都主张薄葬,不封不树,尽量低调,曹叡却弄出这么大的封土。喜欢奢华的人,到死都难改。

高平陵距离汉魏洛阳城约百十里路,我们开车过来,走了一个多小时,在古代,来一趟当天可赶不回去。正是这样的距离,给了司马懿一个绝好的机会。

嘉平元年(公元249年)正月,魏帝曹芳前来高平陵扫墓,辅政大臣曹爽与他的兄弟们都陪同前来,洛阳城出现瞬间权力真空,趁着这个机会,另一位辅政大臣司马懿在洛阳城发动兵变,史称“高平陵之变”。

这时候,曹叡已经死去十年了,他安排的两个辅政大臣明争暗斗了多年,曹爽很强势,四处安排亲信,排挤司马懿,也排挤其他派系,甚至把皇太后都软禁在了永安宫。被架空的司马懿干脆称病在家,表面上不参与政事,实际却暗中蓄养死士,等待着最合适的时机。

曹爽专擅朝政,如日中天,太监张当把石英等十一名宫中才人送给他,他也一一笑纳。曹爽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司马懿,处处提防着他。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他不再把司马懿放在眼里,没有任何防备地来了高平陵。

当时曹爽的亲信、河南尹李胜被任命为荆州刺史,借辞行之机去看望司马懿。这时候司马懿已经70岁了,两个婢女把衣服递给他,他手颤得厉害,“持衣衣落”,指口言渴,婢女喂他喝粥,他不能喝进去,粥顺着嘴流到胸前。

李胜看着这一切,十分同情:“没想到贵体病到这程度!”司马懿有气无力地说:“你要到并州?”“我要去的是荆州。”司马懿说:“年老枕疾,死在旦夕,恐不复相见。把我儿子师、昭托付给你,以后多关照。”

李胜告辞来见曹爽,告诉他:“司马公尸居余气,形神已离,不足虑矣。”“尸居余气”,意思是还有点气息的尸体,这话后来成了成语。曹爽等人听说这等情形,从此不再防备司马懿。

说起来也不能怪李胜,从《三国志》的描述看,司马懿的表演功底堪称“影帝”。不过,可以肯定曹爽是不读历史的,他不知道,司马懿40多年前曾装病骗过曹操。建安六年,曹操闻司马懿之名,召他做官,司马懿不想跟着曹操干,就假称自己中风,起不来床。曹操不信,派人夜间悄悄去刺探,司马懿“坚卧不动”。当时曹操上了当,但后来大约知道了真相,再派人来请,对使者下令:“如果他再磨叽,直接逮捕了。”司马懿害怕了,只好前来。

在曹操跟前,司马懿展现了他过人的政治、军事才华,他的见识,有时甚至胜过曹操。曹操打败张鲁,夺取汉中后,司马懿分析说,刘备刚刚诈取四川,人心尚未归附,听说我们夺了汉中,四川必定震动,如果乘势进攻,很容易就能拿下刘备。曹操笑着答道:“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竟然没有听他的意见,失去了攻击刘备的最佳时机。

或许因为司马懿太能了,曹操对他心生戒备,认定他有“狼顾相”。这个时候,司马懿应该是相当危险的,于是他全身心投入工作,勤勤恳恳,细小具体的事务,都亲自去干,常常“夜以忘寝”,“由是魏武意遂安”。

曹操还在曹丕、曹植间犹豫不定时,司马懿已看出江山将来是曹丕的,尽力帮助曹丕,“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为太子所信重”,与陈群、吴质、硃乐号曰四友,成为曹丕的亲信。

曹叡即位后,沿袭了父亲对司马懿的信任,对他十分重用,临终更是向他托孤。

面对这样的对手,曹爽竟然轻易上当,放松了戒备,只能说,此人真的还太“嫩”。

公子哥奢望做富家翁

司马懿兵变的动作很快,简直是生龙活虎,绝对不是“尸居余气”。他上奏永宁宫的皇太后,请求废掉曹爽兄弟;然后宣称奉皇太后令,让司马师率领禁军关闭所有城门,占领军营、武器库,控制城中要害地带;再拉拢被曹爽排斥的各派系跟他一起兵变,令司徒高柔行大将军事,占据曹爽军营;太仆王观行中领军事,占据曹爽弟曹羲军营,接管了曹爽兄弟手中的武装力量;他自己亲率太尉蒋济等勒兵出城,屯于洛水浮桥,阻断曹爽与城内联系。这几招一出手,司马懿轻松掌握了洛阳城。

接着他上书皇帝,弹劾曹爽,请求罢免曹爽军权。这奏折落在了曹爽手里,他不敢交给皇帝,但又不知如何是好,滞留在伊水南岸,征发了附近屯田的数千士兵,砍伐树木做防御工事。

司马懿起兵时,曾以太后名义征召大司农桓范,但桓范没有应召,反而设法出城投了曹爽。桓范有谋略,是有名的智囊,太尉蒋济对此很担心,司马懿却很淡定,他洞察曹爽其人:曹爽内心跟桓范不亲近,智谋远远不如,更兼“驽马恋栈豆,必不能用也。”

当时的情形,司马懿走的是一招险棋,曹爽其实并不落下风。他控制了洛阳城,曹爽控制着皇帝,比较起来,还是曹爽占优。他兵变迅雷不及掩耳,控制洛阳后却只占领了洛河浮桥,迟迟不来攻打近在伊水南岸的曹爽,这充分说明,以他当时对局面的掌控,绝对不敢向皇帝叫板。

桓范见到垂头丧气的曹爽兄弟,拼命给他们打气:这里到许都不过一夜时间,那里有武库,可以装备军队,到了那里就可宣布司马懿叛乱,下诏勤王,谁敢不应从?我这里有大司农印,可以调集天下军粮,对付司马懿绰绰有余。

曹爽听了,迟疑不决。这时,司马懿派侍中许允、尚书陈泰等人劝说曹爽:只要罢兵息甲,交出兵权,仍可回归府第,保留爵位。他还指着洛水发誓,决不食言。

曹爽面临他一生最重大的抉择,迟迟不能决断。桓范从入夜劝到五更,援引古今,谏说万端,曹爽兄弟还是没有理解自己所面对的局面,“终不能从。”

天亮时分,曹爽似乎拿定了主意。他把佩刀往地上一扔:“司马公无非是想夺我兵权。我交了兵权,卸职在家,依旧不失为一个富翁!”

桓范一听,拍胸大哭:“曹子丹(曹真字子丹)多出色的人才,怎么生下你这么一个儿子,真是蠢如猪狗!我要受你牵连灭族了。”

曹爽这样的“官二代”,在官场混混还可以,一旦遇到真刀真枪的事,完全不具备上一代刚毅果决的气度和风范。

司马懿绝非善良之辈,没多久,他就网罗罪名,将曹爽与他的所有亲信统统杀死,并且所有“支党皆夷及三族,男女无少长”,即便是已经嫁人的姑娘,都抓回来杀掉,洛阳城一时血雨腥风,人心惶惶。陈寿说,那种残忍,“盖有符于狼顾也”。

 
打赏
 
更多>同类历史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历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