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历史  袁世凯  政治  魏晋  明清  政权 

满蒙联姻:清王朝巩固政权的重要举措

   副标题:     来源:北方新报    作者:宋武    
核心提示:十一过后,记者在内蒙古档案馆多年从事档案研究工作的钱占元老师帮助下,搜集到许多关于清代满蒙联姻的珍贵历史资料,并梳理整合,使读者可以从中清楚看到,满洲皇室与蒙古王公世代通婚,是清王朝推翻明朝政权、入主中原、巩固统治的重要举措之一。满蒙联姻制

十一过后,记者在内蒙古档案馆多年从事档案研究工作的钱占元老师帮助下,搜集到许多关于清代满蒙联姻的珍贵历史资料,并梳理整合,使读者可以从中清楚看到,满洲皇室与蒙古王公世代通婚,是清王朝推翻明朝政权、入主中原、巩固统治的重要举措之一。

满蒙联姻制度

满蒙联姻的涵义包括两个部分:一是清朝皇室娶蒙古王公之女或为后妃、或为福晋(满语,意为贵族正妻)。二是皇室公主和宗室格格下嫁蒙古王公贵族为福晋。

公主、格格的身份不同,额驸(满语,意为女婿)相应也有不同的等级。皇后所生子女,封为固伦公主,其夫婿亦称固伦额驸;妃嫔所生或宫中抚养的皇族之女,封为和硕公主,其夫婿亦称和硕额驸;皇族女儿的封号分为5个等级,亲王女封为和硕格格(汉语称郡主)、郡王女也封为多罗格格(汉语称县主)、贝勒女封为多罗格格(汉语称郡君)、贝子女封为固山格格(汉语称县君)、镇国公和辅国公女皆封为公格格(汉语称乡君),她们的夫婿分别是郡主额驸、县主额驸、郡君额驸、县君额驸、乡君额驸5个等级。公主和格格下嫁时,皇室按照身份的高低,分别赏赐不同数量的俸银和俸缎,对不同级别的额驸和在朝为官的额驸,都要赐给为数可观的俸银,享受优厚待遇。

据史料统计,从明朝末年建州女真建立后金之前,到清末宣统年间,满蒙之间嫁娶多达595次,其中皇室下嫁蒙古各部王公的公主、格格为432人,皇室娶蒙古王公之女为163人。清代皇帝的蒙古后妃:努尔哈赤2位,均为科尔沁部;皇太极7位,为科尔沁、扎鲁特、察哈尔和阿巴嘎部;顺治9位,为科尔沁、阿巴嘎、浩齐特部;康熙2位,乾隆1位,均为科尔沁部;道光1位、同治2位,均为八旗蒙古王公之女。各朝所选的额驸是以科尔沁等漠南蒙古7部为主,皇帝赐嫁漠北、漠西蒙古王公的公主、格格只是个别现象,完全是出于巩固边疆之目的。

建州女真与科尔沁等部联姻

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遣使前往科尔沁部求婚,明安贝勒将次女嫁给努尔哈赤为福晋,揭开了满蒙联姻的序幕。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努尔哈赤又娶了明安弟洪果尔贝勒之女为侧福晋。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称大汗,沿用金为国号,史称后金,建元天命,蒙古福晋升为皇后,蒙古侧福晋立为妃。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努尔哈赤为其四贝勒皇太极娶了明安兄莽古斯贝勒之女哲哲为大福晋。

在短短的5年里,科尔沁首领明安弟兄3人各有一女嫁与清王朝最早的两位皇帝。

蒙古科尔沁部在满蒙联姻中占有突出地位,仅皇太极的1后4妃中有3位是科尔沁部贵族姑娘。天命十年(1625年)八月,皇太极又娶莽古斯之子斋桑之女布木布泰为侧福晋,天命十一年(1626年),努尔哈赤病逝,皇太极继大汗位,改元天聪,哲哲册封为五宫之首中宫孝端皇后,布木布泰册封为庄妃。天聪八年(1634年)十月,皇太极又娶了庄妃的姐姐海兰珠,被册封为宸妃。后金期间,还有努尔哈赤十二子阿济格、十四子多尔衮、皇太极之子豪格等都是娶科尔沁部蒙古姑娘为福晋。特别是庄妃12岁入宫,历经四帝,躬助三朝(后金皇太极、清顺治、康熙)、二扶幼主,是清朝政治舞台50多年的女政治家,其子福临继位后,称孝庄皇太后。

为了笼络蒙古王公,使他们不怀二心,一心效忠后金,满洲皇家也将公主、格格下嫁蒙古各部。后金天命二年(1617年)二月,努尔哈赤为感谢喀尔喀部恩格德力台吉,率先为后金沟通了与喀尔喀蒙古各部的友好往来,将其弟舒尔哈齐之女下嫁给恩格德力台吉为福晋,恩格德力成为满洲皇家的第一个蒙古额驸。天命六年(1621年),喀尔喀部古里布什台吉莽古尔台吉率属民640户归附了后金。努尔哈赤把聪古图公主下嫁给古里布什,把宗弟之女下嫁给莽古尔,并把这两位蒙古额驸升为总兵。天命九年(1624年)二月,科尔沁部台吉奥巴因不满察哈尔部林丹汗的强霸,率科尔沁、扎鲁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四部归附后金。努尔哈赤将公主赐嫁奥巴。天命十一年(1626年)五月,奥巴率部属并带貂裘、驼马等厚礼,前往盛京(今沈阳),感谢努尔哈赤帮助他击退林丹汗。努尔哈赤亲自迎接,又将侄孙女肫哲赐嫁奥巴,受封图什业图汗。

据《清实录》统计,清朝入关前,是皇室与漠南蒙古诸部双方联姻的鼎盛时期,仅与科尔沁部多达33桩,居24部之首,其中娶蒙古王公女21人,下嫁公主、格格12人。

“北不断亲”

顺治元年(1644年),清朝入关,定都北京,继续与蒙古各部维系“北不断亲”的联姻关系。孝庄皇太后对儿子顺治帝的婚事忠实地执行“满蒙联姻”国策,于顺治八年(1651年),她将自己的侄女、国舅乌克善的女儿与顺治大婚,册封为皇后,3年后黜为静妃。顺治十一年(1654年),孝庄皇太后又将娘家两个侄孙女、二哥的儿子绰尔济贝勒的两个女儿同时下诏入宫,姐姐被册封为孝惠章皇后,妹妹被册封为淑慧妃。此前,绰尔济的另外3个女儿,分别嫁给阿巴泰亲王的两个孙子库禄克和佛克齐库以及简亲王济度。这样,仅顺治一朝,绰尔济贝勒的5个女儿全部嫁给皇室。孝庄皇太后的四哥满珠习礼亲王的两个女儿,一个幼年入宫准备做顺治帝的妃子,未嫁先死,另一个做了顺治帝的弟弟博果尔的福晋。孝庄皇太后还为皇孙康熙帝选了两位蒙古姑娘为妃,一位是科左前旗洪果尔郡王之孙的女儿,幼年入宫,不幸早逝,康熙追封为慧妃。另一位是科左中旗满珠习礼亲王的孙女,册封为宣妃。这些联姻都是在孝庄皇太后的力主下促成的。

从顺治初年到乾隆中后期,清朝已经完全统治了中国,为了进一步巩固中央集权制,清皇室与蒙古各部的联姻,重点转向皇室的公主、格格下嫁,选择蒙古额驸范围除了以漠南蒙古为重点外,逐渐扩大到漠北蒙古和漠西蒙古,所有蒙古额驸都为清王朝奔走效力,从而巩固了对蒙古的统治。

顺治朝,先后有皇太极的4位公主下嫁蒙古王公,即七公主下嫁扎鲁特部喇玛恩贝勒;八公主下嫁科右中旗巴雅斯祜朗亲王;十一公主下嫁阿巴嘎部噶尔玛索诺木贝勒;五公主下嫁巴林右旗色布腾郡王。顺治帝宫中抚养的两个和硕公主下嫁科尔沁部郡王、贝勒;还有科尔沁的四位蒙古王公成为额驸。

康熙朝,有康熙帝的三公主下嫁巴林部乌尔衮郡王;五公主下嫁喀喇沁部噶尔臧郡王;六女恪靖公主下嫁漠北喀尔喀四部之首土谢图汗部敦多布多尔济郡王,在归化城北建有公主府第长期居住。自公主下嫁后,漠北喀尔喀四部一直臣服清朝,保持了200多年的和平安定。康熙帝还将十公主赐嫁漠北蒙古赛音诺颜部策凌亲王;十三公主赐嫁翁牛特部仓津郡王;十五公主及帝弟恭亲王之女均赐嫁科尔沁部台吉。康熙帝还将皇十二子允祹的长女赐嫁给科尔沁部达尔玛达都,雍正七年(1729年)被封为和硕额驸。

雍正朝、乾隆朝、嘉庆朝、道光朝、宣统朝等都有公主或亲王之妹、女儿下嫁蒙古王公。随着清王朝的覆灭,“北不断亲”的满蒙联姻即告结束。

备指额驸制度

到乾隆朝中后期,由于康熙帝已平定了漠北噶尔丹蒙古,解决了准噶尔部叛乱,对蒙古各部的统治更加巩固,蒙古王公的作用越来越不重要,与蒙古王公的关系变得疏远,而采取恩威并用的策略,与蒙古王公的姻亲,表现为皇室选择蒙古额驸数量的减少和地域、部族范围的缩小。备指额驸制度随之产生。

道光初年,清王朝制定的备指额驸制度,即在漠南蒙古早期归附清朝的科尔沁、巴林、喀喇沁、奈曼、翁牛特、东土默特、敖汉七部王公子弟和下嫁的公主、格格的子孙内,从15岁以上到20岁以下,择聪明英俊者注册,呈报清廷理藩院,以备额驸之选。年节时由父兄带到京城朝觐后,留在宫内教养,备做公主、格格的额驸。备指额驸把选择额驸范围限制在漠南蒙古的七部十三旗,排除了漠北蒙古、漠西蒙古和漠南蒙古的其他各部。

清代实行满蒙联姻和备指额驸制度,是清王朝怀柔蒙古各部的重要举措。满蒙两族通过婚姻亲情关系的建立,形成了政治联盟,安定了北部边疆,巩固了国家统一和清朝的统治。清朝皇室和蒙古王公的血统融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满蒙民族之间的融合。

更重要的是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满蒙民族有了广泛的交流,促进了社会进步。如努尔哈赤在学习蒙古语文的基础上,主持创制了满文,才留下“满文老档”以及后来创造的新满文记载了大量文献流传于今,是研究清史的珍贵史料。

 
打赏
 
更多>同类历史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历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