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历史  袁世凯  政治  魏晋  明清  政权 

西夏后裔今安在?

   副标题:    
核心提示:西夏灭亡后,其立国的主体民族———党项族如同扔在大海中的冰一样融化了,人们再也听不到关于他们的消息。人们不免要追问:他们究竟到哪里去了?他们还有没有后裔?寻找这个失踪的民族,成为一个诱人的历史之谜。西夏文石刻惊现河北保定1975年9月,西夏学者白

西夏灭亡后,其立国的主体民族———党项族如同扔在大海中的冰一样融化了,人们再也听不到关于他们的消息。人们不免要追问:他们究竟到哪里去了?他们还有没有后裔?寻找这个失踪的民族,成为一个诱人的历史之谜。

西夏文石刻惊现河北保定

1975年9月,西夏学者白滨听说在河北保定发现的两个八棱经幢(经幢是刻有佛的名字或经咒的石柱子,一般安置在通衢大道旁或寺院内)上刻有一种不认识的奇怪文字。翻译过程中,白滨惊奇地发现经幢上刻的助缘随喜的近百个人名中竟有80多个党项人姓名,包括建幢者、寺院住持、西夏文书写者、死僧名姓、供养人,他从中得出了保定有西夏后裔存在的惊人论断。一般认为,西夏文使用年代只限于西夏、元300年间,完成于至正五年(1345年)的居庸关过街塔洞壁的西夏文石刻被认为是现存最晚的西夏文资料。保定韩庄出土的西夏文经幢有确切年代可考,西夏灭亡后西夏后裔的活动及西夏文字的使用下限,比过去至少推迟了150年。这说明西夏灭亡后,有一大批西夏人迁到河北保定并定居于此。迟至明代中叶,即西夏灭亡的270余年之后,在保定一带党项人作为单独的实体依然存在,并且仍在继续使用他们本民族的语言文字。

根据有关史书记载,从考古资料和调查访问的材料看,史学界推测党项人的命运大致有4种,其具体情况如下。

一、投元为官

西夏亡国后,元朝称西夏为河西,或称唐兀。在划分4个民族等级时,元朝将他们划为第二等,视同“色目人”,政治上给予优厚待遇。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后,“以西夏子弟多俊逸,欲试用之”,起用党项贵族上层进入元朝中央与地方统治机构中任要职:元朝初期比较著名的有湖广行省平章李恒,他是西夏皇室李惟忠之子;侍御史斡玉伦徒,是西夏仁宗仁孝的宰相和学者斡道冲的曾孙;翰林学士高智耀,是献宗德旺时期的右丞相高良惠的孙子高智耀。他以科举入仕,见国事不堪收拾,就不受官职隐居在贺兰山。元太宗皇子阔端镇守西凉(今甘肃武威)时,儒者受歧视,被罚做苦役。高智耀前往西凉府求见,请求废除这种凌虐儒者的做法。元宪宗蒙哥时期,高智耀又向朝廷进言,认为应该任用儒者,并强调“用之则国家治,不用则国家不治”。宪宗很满意,下诏免除了国内儒生的一切徭役。世祖忽必烈早对高智耀的才学有所耳闻,即位后召见他并任他翰林学士。他又劝世祖提倡儒术。为了阐发他的意见,竟“反复辩论,辞累千百”,终于说服了忽必烈。他了解到淮蜀一带的儒士遭俘虏后都沦为农奴,处境极为艰窘,便请求以翰林学士的身份巡行郡县,释放儒士三四千人。他还建议设御史台,忽必烈采纳了他的建议。自此以后,元朝有了正式的监察机关,使封建统治机构更加完善;元初在西夏故地设立西夏中兴等路行尚书省,简称为西夏行省,后改为甘肃行省,任用党项人管理其它各路诸事务。

在中央地方机构里为官者中影响最大的为余阙。余阙为元朝唐兀人,元末在合肥为官,后任淮南行省右丞都元帅,奉命驻守安庆。他所率领的军队”皆夏人,人面多黎黑,善骑射“。江淮红巾军包围安庆,余阙率军坚持数月,城陷后自杀于安庆莲花塘,年56岁。余阙妻耶卜氏及子德生、女福童皆赴死。死后,余阙封夏国公,谥忠宣,后人称他为“忠宣公”。朱元璋对余阙的死难评价很高,说是“自兵兴以来,阙与褚不华(褚不华守淮安五年,后殉难,其精忠大节,时人比之为唐之张巡)为第一”,并为其树碑立祠。

二、留居西夏本土

西夏灭亡后,一部分党项人仍然留居西夏河西故地。

蒙、元时期,在西夏故地仍生活着大批党项遗民,元代曾多次从河西陇右签征为数可观的党项兵士,元朝的宿卫军和镇戍军中都有专由党项人专门组成的军队,称“唐兀军”。元大德六年(公元1302年),成宗于江南浙西道杭州路大万寿寺,雕刊河西字(西夏字)大藏经3630余卷,“施于宁夏、永昌等路”,即西夏的兴州(今宁夏银川市),永昌路即西夏的凉州(今甘肃武威)。这说明留居于河西兴州、凉州一带的西夏遗民数量仍然不少。

三、投金

西夏灭亡后,一部分西夏遗民投靠了金朝,被金朝统治者安置在河南唐(今泌阳)、邓(今南阳)、申(今信阳)、裕(今方城)一带,给田耕种,并派专人管理。《金史·西夏传》记载:西夏使臣王立之出使金国,还未回国复命,西夏已经灭亡。金哀宗下诏将他安置在京城,主管西夏降户。后来王立之的妻儿家小30余口逃难到金国,金哀宗安排他们一家团聚并赐给他们金钱绸缎。王立之上本称自己先祖本是申州人,恳请辞官回居申州居住。金哀宗同意他的请求,让他以原官职住在申州,主管唐、邓、申、裕等地的西夏降户,并拨给良田千亩和各种农具让他们耕种。

四、迁徙

西夏亡国后,还有一部分党项人经过长途跋涉,四处迁徙。山西居庸关洞壁的6种文字石刻、甘肃酒泉的《大元肃州路也可达鲁花赤世袭之碑》、河南省濮阳市城东柳屯乡杨十八郎村的《大元赠敦武校尉军民万户府百夫长唐兀公碑铭》等碑铭及民间至今仍珍藏着的大量的西夏遗民后裔宗谱、族谱、家谱等都证实从近年来西夏学者考察掌握的材料中,我们发现,历史上西夏人因亡国以不同方式、不同路线、不同时间迁徙到今河北、山东、江苏、江西、云南、四川等地,定居繁衍。

至今四川省西康木雅地区还流传着“西吴甲尔布(王)”的传说。据传西夏国灭亡后,一支以党项人为主的队伍,跋涉千里,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木雅地方定居下来,建立了一个小政权,并在此过着定居的生活。当地藏民称其首领为“西吴王”,即“西夏王”。该地方政权与蒙元王朝并行存在一个世纪之后,明初曾帮助朱元璋征讨盘据于四川重庆一带的明玉珍,立有战功。至明成祖永乐六年(公元1408年)被授予长河西鱼通宁远军民宣慰使司,从此世为明正土司,直到清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因嗣绝停止世袭,前后经历了470余年。

在今安徽合肥和安庆等地共有余阙后裔约5000馀人,他们今天都已彻底汉化,只有少数有文化的老者才知道自己是党项人的后裔。河南省濮阳市城东柳屯乡杨十八郎村杨氏子孙虽然聚族而居,但因长期生活在中原地区,其语言文字、生活习俗已与汉族毫无二致,他们今天申报的民族均是汉族。56个民族中虽然没有党项羌这个民族,但我们知道,它的血脉已融入到我们56个民族当中。

 
打赏
 
更多>同类历史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历史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