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周王侯 > 第三五七章 埋怨

第三五七章 埋怨

大周王侯 | 作者:大苹果| 更新时间:2019-02-08 16: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zp暧昧幸福、书友50067224二位兄弟的打赏,谢:跳动的心丶剑舞三千尺、可乐加点冰、神奇的金甲虫、100个可能、对你有想法等兄弟的票。)
    九月二十八日傍晚,林觉怀揣两部剧本来到望月楼。恰逢大剧院下午的最后一场剧目散场,一大票观众正在一边陆续退场,一边激烈的讨论着剧目的内容。林觉有心的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些观众以学子居多,可能是呆在杭州城中等待放榜的学子们。
    林觉听了一下,他们热烈谈论的是《西厢记》的内容。林觉不禁赞叹谢莺莺的生意头脑。这一出剧目在此时重演确实最合时宜,这些读书人最喜欢的便是这一类才子佳人花好月圆的剧目,西厢记恰恰是一名穷苦读书人遇佳人垂怜,两情相悦窃玉偷香的故事,而且最终还是才子高中科举,抱得佳人归的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真是最恰逢其会的一处剧目了。
    林觉直接进了剧场之中,观众退场之后的剧场中一片狼藉,几名杂役正在清扫地面,打理桌椅。见有人进来,一名杂役头也不抬的道:“这位公子,已经散场了,要看戏的话,明日请早。”
    林觉哦了一声继续往台上走,从那里可以去后台。那杂役皱眉叫道:“这位公子,你没听见我说的么?不要乱闯。”
    旁边一名杂役最终认出了林觉,惊讶道:“原来是林公子来了。老八,可莫叫了,那是林公子。”
    “林公子是谁?”
    “你怎地这般蠢,林公子是剧院的股东呢。只是不常来罢了。你是不想要这差事了么?林公子莫要生气,这位脑子迷糊了,居然没认出您来,念在他做事轻快的份上,公子不要解雇他。”
    林觉呵呵笑道:“这有什么,我解雇他作甚?我有那么小心眼么?你们忙你的便是。”
    两名杂役忙拱手应了,继续干活。林觉负手往后台走,心道:“连这里的杂役都不认识我了,看来我确实很久没来了。待会见了谢丹红,恐怕免不了一顿唠叨。”
    后台中烛火通明,演出之后参演众女子正在后台打打闹闹的嘻戏,有的在卸妆换衣服。林觉一眼便看到坐在一张椅子上披着长衣托着腮静静坐着那里的谢莺莺。她脸上的妆还没卸掉,还是崔莺莺的打扮。脸色微微发暗,神色有些疲惫。看着身边两名少女相互嬉闹,嘴角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林觉的忽然现身像是在鸟群中投了一颗石子,认出他来的女子们顿时炸了锅一般。刚才还在嬉闹追打的几名少女脸色通红,垂手扭捏不已。片刻后才醒悟过来,忙纷纷敛裾行礼。
    谢莺莺直到此时才看到林觉的到来,顿时黯淡的眼眸亮了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的欢喜,忙站起身迎接过来,屈膝行礼。
    “谢姑娘好。各位姑娘好。”林觉笑眯眯的团团拱手。感受到众人对自己崇拜的目光,林觉心里很是舒坦。
    但这舒坦的感觉很快便被一个大嗓门吼的烟消云散。
    “哎呀,奴家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公子啊。你还知道来剧院啊,奴家当你已经忘了自己是剧院股东了呢。”谢丹红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叉着腰嗔道。
    林觉苦笑不已,就知道谢丹红不会饶了自己。林觉赔笑拱手行礼:“丹红姐有利了,几日不见,丹红姐越发年轻了。”
    几名女子捂着嘴发出嬉笑之声,心道:林公子倒是个知趣的,丹红姐最喜欢听人家赞她年轻,这可是赞到点子上了。丹红姐怕是立刻要换了笑脸了吧。
    但她们却都猜错了,谢丹红摆手叫道:“少来灌我迷魂汤,奴家可不吃你这一套。若不是莺莺拦着,我都要去你林宅去找你去了。你说,是不是不管我们大剧院的事了?不管我们死活了?”
    “这话从何说起?丹红姐消消气,有话咱们好好说便是。”林觉笑道。
    谢莺莺在旁也嗔道:“妈妈何必这样,怎地这般数落林公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谢丹红转头看着周围一群女子,瞪眼喝道:“都杵在这里作甚?还不卸妆换衣服准备开饭去?精神这么好,要不要明日开个早场?”
    众女子闻言顿作鸟兽散,早场可不能开,那可要累死人的。
    众女子顷刻间跑的干干净净,谢丹红这才转头对着林觉道:“奴家可不是不给公子面子,公子这一个多月都不来露个面倒也罢了,但总要来关照关照吧。咱们都没新剧上演了,这两个月不得不拿出以前的旧剧目来重演。老观众都抱怨连天,咱们再不上新剧,客人都要跑光了。你又帮着外人拿个花魁,现在万花楼群芳阁的剧院都比咱们的火爆了。奴家真是不明白,你到底是咱们的东家,还是别人的股东?若不是赶上这几日的学子们都在杭州逗留,咱们的生意怕是要一落千丈了。你说,奴家该不该数落你?”
    谢丹红一顿劈头盖脸,丝毫不给面子。
    谢莺莺担心的看着林觉的脸色,生恐林觉发怒。拉着谢丹红的袖子道:“妈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林公子是身不由己。花魁大赛是干系到我杭州城的大事,王爷找到他,他怎能不出力?再加上秋闱大考,林公子不也要温书备考么?岂能耽搁了前程?妈妈不要这样。”
    谢丹红咂嘴道:“你就知道维护他,我是不讲理的人么?再忙也应该抽空来瞧瞧吧。你也知道,他不来,那些什么灯光啊,布景啊什么的,坏了都没人会修,也没人指点。还有,总要有新的剧目上演吧,不然谁还来瞧戏?几百人靠着大剧院吃饭,你当我想说这些没人爱听的话么?莺莺,你护着他,他可想着你?你天天念叨人家,人家可没把你放在心上。哪怕不为生意,为了你也该来瞧瞧吧。足见他心中根本没你,我看啊,你这一番心思是寄托空了。叫我说干脆些,你找个好人嫁了,我呢将这剧院给卖了,一拍两散,便也不用劳神费心了。”
    谢莺莺闻言脸上通红,娇声嗔道:“妈妈,你在说些什么啊?谁……谁天天念叨他了?怎地又要散伙了?妈妈是不是喝了酒了?怎地胡言乱语的。”
    谢莺莺说着话偷瞟着林觉的脸色,她担心谢丹红这番话真的会激怒林觉,若林觉当真一拍屁股走人,从此不来望月楼。那这大剧院怕是真的要散伙了。谢丹红说的明显是气话,但语气却也过分了些。
    林觉一直微笑站在那里听着谢丹红发泄唠叨,他知道,得让谢丹红发泄了心中的怨气,一切才会平静下来。所以谢丹红劈头盖脸的抱怨的时候,林觉并不生气,也并不出言顶撞。不过,听到谢丹红说出谢莺莺天天念叨自己的话来时,林觉有些惊讶。谢莺莺在自己面前的表现也一直很安静,并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只能说是自己和她之间互有好感罢了。但听谢丹红这么一说,好像并非是那么回事,难道果真如此么?
    谢丹红发了一大堆的牢骚,心里的气也确实消解了几分。谢莺莺责怪了她之后,她也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林公子是什么人?他可不是自己楼子里的姑娘,他的身份比自己可高的多。而且在杭州城中,大小也是个人物,是梁王府和知府衙门的座上宾,自己凭什么这么数落他?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林觉可是望月楼的大恩人,当初不是他相救,莺莺早就没命了。若不是他鼎力相助,望月楼也不会起死回生。现在这大剧院也是林公子一手协助办起来的,若无他出的主意,又怎有现在这大剧院的风光。而且大剧院日进斗金,比之以前的青楼生意既有体面又有受益。自己却来对林公子一顿牢骚,着实有了过了。
    但谢丹红是个心里软了,外表却不肯服软的人。虽担心林觉着恼,却又死要面子,叉着腰瞪着眼一副凶横的样子。
    “丹红姐骂完了么?若没骂够的话,接着骂便是。我受着便是。不过,起码也得给我个座,沏壶茶让我坐着边喝茶边挨骂吧。我可是一路走过来的,腿都走得酸了。”林觉笑道。
    谢丹红心里松了口气,林觉看来并没有发怒。
    “奴家说的不对么?”谢丹红兀自嘴硬。不过却也指着一张椅子道:“椅子便在那里,你自己不会坐下么?你是大剧院的股东,又不是外人,难道还要我请你坐不成?”
    林觉哈哈笑着走过去一屁股坐下,谢莺莺已经请自动手替林觉沏了一杯茶送来。
    林觉接过茶水道了声谢,笑道:“丹红姐教训的都对,错要承认,挨打站稳,我可没有狡辩。这段时间我确实来的少了,没对剧院上心,这我都承认。虽然也是因为太忙之故,但在忙也得来露个面啊,都是是我的不对。”
    “……”
    谢丹红就怕这种人,挨了骂却笑脸相迎,谢丹红立刻便熄火。除了翻白眼,谢丹红也没话可说了。
    “所以呢,我今日便是来负荆请罪来了。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今晚我请丹红姐和谢姑娘喝酒,表达我的歉意。”
    “谁要你请喝酒?外边的酒楼烧的菜还没奴家烧的好吃呢。再说了,请我们喝酒又有什么用?适才奴家说的剧院的事情你都听到了么?林公子得拿出实际行动来才是。”谢丹红道。
    林觉伸手入怀,掏出两本新剧本晃了晃道:“丹红姐说的是新剧是么?新剧目我已经写好了,而且是两本。”
    “哎呀!”谢丹红和谢莺莺同时惊喜出声,林觉不但带来了新剧目来,而且一下子便是两本。这才是两人最期待看到的东西。
    “《倩女幽魂》,《白蛇传》。公子早前说的两本话本居然都写好了。”谢莺莺拿过剧本来,快速的翻看着,激动的自言自语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