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红楼梦  文学  历史  佛教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7-12-06 01:49   浏览:42   回复:0

先祖文成公佚文

先祖文成公佚文

(二十二世孙刘日泽搜拾整理)

《神道碑》载:先祖“神知迥绝,读书能七行具下。年十四,入郡胶,师授《春秋》,未尝执经诵读,而默识无遗。辩决疑义,出人意表。为文辄有奇气。诸家百氏,过目即洞其旨。……22岁中举人,23岁参加京试中第20名进士。”公诗文具佳,是一位勋烈与文章并茂的文学家。

元明是继唐宋以后又一个文学发展时期,先祖是元末明初屈指可数的文学家之一,他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公一生著述甚丰,由其子刘璟,孙刘廌等分别整编为《郁离子》5卷、《覆瓿集》20卷、《写情集》4卷、《春秋明经》4卷、《犁眉公集》5卷。明成化后有合集本《诚意伯刘先生文集》或《太师诚意伯刘文成公集》20卷不等。

1999年,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林家骊教授点校编注,由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刘基集》,按作品内容体裁分类,列为二十六卷。第一卷:《郁离子》18章,195篇;第二卷:序,48篇;第三卷:记,37篇;第四卷:跋,9篇;第五卷:说,7篇;第六卷:问答语,4篇;第七卷:解,5篇;第八卷:文,2篇;第九卷:铭,8篇;第十卷:颂,5篇;第十一卷:箴,8篇;第十二卷:碑铭,8篇;第十三卷:墓志铭,12篇;第十四卷:连珠,68首;第十五卷:赋,8篇;第十六卷:骚,23首;第十七卷:古乐府,                                                             257首;第十八卷:歌行,58首;第十九卷:四言古诗,23首;第二十卷:五言古诗,207首;第二十一卷:七言古诗41首;第二十二卷;五言律诗,40首;第二十三卷:七言律诗,248首;第二十四卷:绝句,242首;第二十五卷:诗馀,237首;第二十六卷:春秋明经,42篇。体裁之全,诗文之多,尉为壮观。

先祖少年时期1422岁分别在丽水和青田石门洞读书,23中进士,23岁至26岁之间在家等待选。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年)秋,26岁的刘基被铨选为瑞州高安县(今江西高安)县丞,从此登上了政治舞台,开始了官宦生涯,浮沉于宦海之中。但仕途坎坷,曾经四起四落,很少回家。第一次弃官在家不久就北上大都,壮游山水,第二次是寓居杭州,第三次是被羁管绍兴,第四次回家著《郁离子》,不久就出山辅佐朱元璋平定天下,公很少有时间在家。特别是北上大都,寓居杭州,羁管绍兴这三个阶段,是公广交朋友,诗词最丰富的时期,公又是元末明初的书法名家,为朋友题图、写序、作跋是少不了的,慕名请公题图、写序、作跋更是当时人们的一种期盼,虽然其子孙对他的诗文进行收拾编辑成书,但由于公在外面的时间之长,所交的各类朋友之多范围之广,题词、写序、作跋之多是不可否定的,特别是谱序或题词又是公信手拈来之事,所以遗漏在民间手迹确是难以计数的。

作为后裔的我,几年来一直在寻找搜拾先祖有关失落在民间或者爱好者发现的佚文,除以上提到被拍卖的6幅书法立轴,3则跋和4首题图诗外,下面还有谱序6篇,词4首,七绝1首,像赞1则,诗4首,记2篇,传1篇,对联7副,还有与朱元璋续对等。一方面是为收集先祖佚文,另一方面给专家学者提供研究依据。

台州重修詹氏宗谱序

谱牒家政也,即朝廷亦罔不慎重,于此周官设小史,掌奠世裔,辨昭穆大史,拳拳然述世家。隋唐而上,图谱有局,知撰有官贞观初,撰为民族之书,盖欲联属天下大一统也。余家食苦修谱为难,及陟仕途,知联属天下为尤难。然欲联属天下,未有不自修宗谱,始修宗谱则可以穷源而知其世,知其世则知所以爱其身,知所以爱其身则,知所以修其德,故不也兢兢以偷惰,是惧虑二三。其德而陨其世也,抑又不止于此。从而缉熙之,光大之。居今稽古,淬励前修,吾将见其时而在上也,则可以为伊为周。吾身为伊为周,则厥祖为伊周之祖矣。而其在下也,则可以为颜为孟;吾身为颜为孟,则厥祖为颜孟之祖矣;祖之显不显,族之大不大,不自外求,皆自吾一身。尚亦知所朂哉,且历观斯谱,以为始迁第一世则本源正矣。以吾身一提纲脉络明矣,存远裔者不忘本也,录未及不遗贤也,清去流者防攀附也,立法谨严综理周密,诚一家之青史也。由此而跻华跻世,要以联属天一,为已任者关钥不必远,有所慕也,庸言以。

时大明洪武三年岁在庚戍桂月 吉旦。
赐进士出身奉政大夫开国元勋辞王公爵诰改宏文馆大学士括苍芝田刘基手

                      赠桐江临溪西庄华氏宗谱序

    予为中原不靖,遨游海内,寄迹于桐江翙岗李氏之家。

有懿亲,临溪西庄华姓讳大昭者,乃胜四公之四世孙也,与予相契稔。一日,持家谱示予,曰:“吾高祖景伯公,弃河南之故里,播迁于桐。其子胜四公,系临溪西庄之始祖也,至今百余年矣。子孙犹能识先代阀阅之家声,及临溪聚族之根由者,皆赖胜四公谱志之明载也。乞序之,以表扬胜四公之令德。”

予受而详览之,喟然叹曰:“景伯公知隐逸之真趣,乐山水之清闲,磊磊落落,绰乎有子陵高风。其子胜四公,承父之志,拓父之业,非所称善述者乎?且也!上述历代之源流,自人皇氏以后,迄景伯公以前,越数千载之久。而其间,流裔接续,若缓缕之绵绵相贯,若源水之涓涓相继,源清流洁,并无纤毫假,亦无片语虚夸。诚世家之实录,不刊之大典也。

夫谱志,既修之序,明尊卑之分别,蔼然有恩以相亲,灿然有礼以相接,门闾之所由以张大,而子孙之所由以昌盛者也。谱之所系,讵不重哉!予深羡胜四公之能阐扬世德,又嘉大昭公之能不忘先泽也。因乐为之序云。

时  元至正十年岁次庚寅三月上浣吉旦

处州府青田县逸史  侍教生伯温刘   基顿首拜

青田海溪朱氏宗谱序

明· 刘基

癸卯春,余拟促装赴金陵人觑,道经海西,适朱朱廷材者,余之表兄也,具设酒宴接待。席罢,商议编写宗谱一册,请余为序。我皇上以天纵神武,扫清海宇,方将橐矢韬弓,制礼正乐,率夭下而示仁义之治也。顾朱氏尊祖敬宗,敦教梯,明人伦,整躬率物,操风化之先,猗欤休哉,宇宙雍和之气,其肇端于海西也乎!粤稽其先,原于河阳。汉之前无可考。在宋有思长真人,兼有藏一先生。思长讳季札,殁后显灵,能兴云雨。宋淳熙十四年,敕赐显佑庙额,迹留奕冀。忠靖字藏一,由进士出身,相高宗封鲁国公。勋名理学,垂诸竹制秘祖之懋积芳薇,炳炳烺烺,思绳武者,自家绍述之有余师也。其显者学藏一先生,忠国爱民,其深真人,悟真饱朴、怡性烟霞,达则兼善天下,穷者独善其身,皆圣贤至当,可大可久之业。相互砥砺,各殚措施,非有道,曾孙克家肖子乎?夫如是则树德义务,立业贻媒,行将阀阅名家矣!岂弟今日者,太史采风问俗,其微海西为仁里耶!是为序。

        重修陈氏谱序

凡家谱之有无,子孙之贤否,隆污繫焉夫,谱所以奠世系辩昭穆明亲疏、序长幼、别男女、纪嫡庶合族,属尊祖敬宗,知其生死,识其坟墓,述其志业,表其德行,以传之久远而衍其世泽,闻望者也。惟贤子孙惟能修之,无谱籍而无贤子孙,无贤子孙而无不得为名家望族。故虽获名利擅威福以大於村落,识着犹轻之於贫困,人安得不奴隶视之乎。倘有识者修其谱籍,悌其长上,虽贫困阙无聊居蓬在茅,人犹礼貌之彼。无谱籍者须知受氏之祖必胄出圣贤,一本万殊遂至贵贱悬绝,实由子孙之贤否,谱籍之有无而已。谱之所系亦大矣哉。是非钱榖得於市肆者,实家之宝也。一族之象惟赖一人有之,设遇水火兵灾,不复有存后将按考。今宜各置一帙以广其传,庶失之彼而得此,又皆时得阅之而不忘其孝悌也。陈氏始祖昭远公,居闽省福州长溪赤岸,仕钱塘,因避闽羲变乱迁居於温之永嘉江北大小两源及白象而发族焉。當宋皆以儒学名家,为郡邑乡邦之大姓,齒列婚媾各有谱籍,馀皆氓隸之族也。瓯之陈氏其族虽繁支派具备,广传于公况世舆受氏因避闽羲同臭味同均可谱焉,以嘉其世之贤而而明家谱所繫之大各知宝焉。

皇明明洪武时戌午正月 榖旦。              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

国军太师诚意伯刘基伯温书

                     

 

 青田阜山(南田横山)朱氏谱序

洪武七年正月十五日,遇白溪朱君于严司空寓所。据言徽国公后裔何,其声兼杀声,面带悽颜,哀声叹气,似乎含有百倍恨。与言未毕,宫漏沉怨未能雪而还竟,夕不能安,寒晨起兀坐署文数则,子沦苦茗啜之,细繙秘笈作图谶数章,日光三丈矣。阍人报严尚名卒,髯客请渴,整冠揖接客,即白溪朱君分宾坐久。朱呼盼者跪奉宗谱一卷,且曰:寒家会谱相传,已久迄先生作文序之以为来秘。余曰:朱氏先世容貌传赞装池成轴,五彩斑斓,金饰后系亦甚盛矣。但有不祥异兆甚或不解久之,君曰半载以来,恒有无语迷惑,似虏神魅至,则水萍满室,食物财贿往往摄去,鸡豚绕屋悲号驱之不止,闻是言已。余愕然而惊,悚然而恐曰:有是哉不祥之甚。夫谱碟之作,欲其宗支不绝也,欲其渡脉分明也,欲其高祖云礽亲亲相继。沦不白祸患之遭,父子夫妻不能完聚,何以平民心耶,若至江右求张真人符篆镇之,以至于能免祸于万一。特书数行于谱碟,言简意赅,语悽言不足为字。

洪武洪武七年正月                    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上护

国军太师诚意伯刘基伯温书

续修天台析塘下李氏旧谱序

氏族为古史官所记,周以小史定世系、辨昭穆,故有世本录。中古以来,左丘明谓生赐群肺之土而命之氏。诸侯以字为氏,以溢为族。厥后姓氏日繁,汉司马迁约世本,修史记,自周谱明世家,稗人知所由出。后有邓氏官谱,应邵氏族篇,王符姓氏论。魏晋以来,有司迁举,必稽谱谍以考真膺,故官有世胃,谱有世官。南朝宋何承天作姓苑以充广之。唐贞观氏族志姓纂,路敬淳姓略,柳冲姓系录,行之当时灿然可考,五季之乱废矣。追宋欧阳修、苏轼,尤精谱谍之学。然欧阳氏世经人纬,取法史氏之世表,与夫郑玄之时谱;苏氏派联系属,如礼家所谓宗图者是也。今天台迁乐李氏之谱,统绪联络,世胃明备,自高祖至云孙,别而为世。五世一易,虽多而不乱,愈大而不穷。若历代官爵、事实、诛志诸文,则又秩然有序可考,盖尽合古昔谱系与欧苏诸法而兼得之者也。世之苟简废礼,置谱学而勿称者尚有考朴斯乎。时大明洪武四年五月端阳前一日。

开国翊运守正文臣资善大夫护军诚意伯芝田刘基撰。

              醉花阴

红缀繁枝莺语巧。弱柳和烟袅。玉勒漫寻芳,踏遍东粼,满眼青青草。

远岫重重霞气表。无数山花绕。古寺梵音深,曲径疏篱,才信郊居好。

《历代诗徐》卷二三

浪淘沙

门外绿杨堤。有个莺啼。声声传恨入香闺。闺里佳人惊睡起,泪湿眉低。

莫把此情提。天也悲凄。沧江东下夕阳西。芳草不知人别苦,随意萋萋。

前调

楼上倚阑干。月在云端。轻烟飞尽碧峭寒。肠断夕阳芳草外,山海漫漫。

柳嫩不胜攀。欲寄应难。盘龙尘匣怨孤笃。可惜禅娟今夜月,好共谁看。

《历代诗徐》卷二六

沁园春

生天地间,人谁不死,死节为难。念英伟奇才,世居淮甸,少年科第,拜命金銮。面折奸贪,指挥风雨,人道先生铁肺肝。生平事,扶危济困,拯溺摧顽。清名要继文山,使廉· 濡闻风胆并寒。想孤城血战,人皆致死,阖门抗节,谁不辛酸。宝创提走星芒失色,露湿旅旗也不干。如公者,黄金难铸,白璧常完。

《历代诗徐》卷二六

七绝一首

世间禊字风流处,镜里云山若画屏;

今日会稽王内史,好将宾客醉兰亭。

(此诗刻在绍兴某处,共四首)

 

蒋继周像赞

贊曰:從容乎朝廷之上,而奸究莫敢肆其,非議論乎堂陛之間,

而天下後世蒙其澤,是宜垂功名于不朽,流芳譽于雲仍也耶。

同邑劉基拜撰

                             福建古田赞世谱诗

重修谱牒大明伦,包括宗支万代亲;

宋世东宫恒振铎,明朝北阙更垂绅;

十三诸户芳兰桂,七百余年洁藻频;

秋月鸣蟾逢祀典,期登科甲报南闽。

                           明.青田诚意伯刘基赠

刘伯温为俞源俞姓排十字辈首

敬卫恭仪像,权衡福寿昌。

赠厉志温诗:

鳳闋承思詔,烏臺列御班;高冠簪豸獬,聯珮向琅玗;

谁更歌聲洽,奸邪破膽寒,忠言諫明王,芳譽播乾坤;

五门书豪杰,御史厉志温。

老来诗

买个黄牛学耕田,结间茅舍傍林泉。世间万物都增价,老来文章不值钱。

固思走去无多日,且向山中过几年。为吏为官皆是梦,能诗能酒是神仙。

 

《丽水县儒学归田记》

处州治丽水,唐李邺侯建郡学,昌黎韩公愈为之记 。宋太守孙公沔新郡学于城东隅,而以故学为丽水县学。嘉定十七年,太守王公梦龙始买民潘圭双源之田百亩以养士。绍定经郭及咸淳推排,咸著石为学田。入国朝,至元二十七年,钞数之籍,有姿州僧显忠者,妄以其田为已废圣寿寺故物,诉于僧司。僧司左僧,弗顾官籍,有司莫较,而因遂入于僧碟。诉数十年,弗能复。至正元年,山阴县教谕徐导宁摄学事,力言于监侯僧家奴,分田十之六与僧,而与学以十之四。居无何,监候得罪去位,府判李公琰、经历高君翼询于府史孟栻,儒职姜德秀、商愆,乃檄录事高君明、县令陈君敬祖,稽考至元二十七年籍,则圣寿寺仅有屋一间,僧一人,实无毫厘之田。于是争者杜口。而学田始尽归于学。呜呼!圣人之道亘万古而不息,我国家师表尊崇之如日星之明,天地之大也。为士子者系文明之世,读圣人之书,虽疏食饮水,当不足计。然而国家养士,廩师之田,承前代之旧。载在文籍,吾徒不能守,而为他夺则不可也。况作养人才之责,望于郡守者,匪轻乎?今之居于是者,不能俯仰无愧怍,故闻异端祸福之说,未尝不惴惕,而于义有不暇顾,则其能锐然伸此而抱彼者,岂不可尚也哉,于是乎为之记。至正六年夏六月记。

桐江凤川虎镇山记

                        是山之发脉,远自红羊尖午峰飞舞而下,蜿蜒磅礴,委蛇迤俪而来。抵此则势忽昂藏,崇嵌  ,如虎作威,而有静以镇之之象,故以虎镇名,形似矣。

登是山之巅,可以俯视一切:烟火康衢,而瓦缝参差,宛如泼墨;人言鸡犬嘈杂之声,哄然莫辨,南望则三峰插天,列戟于后;而华林香水垂手可挹。东眺,则两水潆回,溪流涓涓;狮山如吼,亭山屹立,野花与草树,杂发点缀。北览,则近若梅山松林,其烟村云树与苍松翠竹,天然画图。更远望对岸,叠()重峦,云蒸霞蔚,爽然入我襟怀。西顾,则平畴绿野,一望千顷,铁岭、马鞍、鸡笼诸山,形势起伏,跌落顿挫,宛如城郭。

登临之际,不觉豁我凝眸,畅我幽情,而虎视眈眈之念,与山同一镇静矣!

                                              青田   伯温 刘基

 

 

 

《儒林许氏第一世始迁祖晟公传》

晟,字彦有。用晦公之五世孙,萃公次子而焘公之母弟也。绍兴十五年,登刘章榜进士,为楚州宝应主簿。

    祖居于丁卯桥,当孔道。高宗南渡,兵马如织。公惧,遂偕焘公迁金沙之东里,是为儒林。后,焘公复徙句曲,公独留弗去。焘公,字元功,建炎三年登李易榜进士,性慷慨,敢任事,初游上庠,有清中原志。值靖康乱,伏阙上书,比于请缨不报。绍兴间,补迪公郎,上书言事,卒以切直见忤于时,终朝散郎濠州通判而已。子,唐卿,字尧元,宣和中登第,亦因靖康难举兵阵亡,仅赠枢密院使。公悲之,慨然有北风之赋。呜呼,孔子于史鱼之直,则称其如矢于遽瑗,则又称其卷而怀之为君子。或出或处,或默或语,两贤虽各伸其志,道固有并行而不悖者,即晟公可者见矣。或曰公登第时,子若孙已俱掇巍科,故逍遥洮左,啸傲东皋,不屑与儿孙竞宦游云。公配张氏!生三子,长虞卿!次商卿!三周卿"卒葬于下店村小桥之东!迄今犹指为通判坟."洪武三年庚戌季冬太史令御史丞兼太子赞善大夫刘基拜撰

先祖有关联语

公在谒祖永嘉郡祠并游览大若岩陶公洞石室时题两联如下:

    其一:青田与碧莲支分通脉络后汉承前汉吾宗即彼宗;

          祖乐光先德诗书迈古风参商居两地谱牒万年同。

    其二:懋官懋赏己订山河之誓;

          世臣世绿毋忘忠孝之箴。

黄龙寺至今乃保存着题撰,佛印重刊的一幅对联:

    吕祖参禅到此间,始释修行奥妙;

黄公访道登斯地,方明出世因缘。

题颍川阳翟(河南省禹州县)三峰山西峰祖师洞联
门前五福地;
户中一洞天。

题安徽省宿松县长江小孤山小姑庙联
气障百川偏号小;
名侪五岳孰云孤。

题浙江省开化县苏庄镇广福云台寺联
白鸟祝皇年物显,卫国受君嘉瑞;
紫封来帝阙朝厘,寿圣广福殊称。

贺浙江省浦江县郑宅镇青萝山明·御史宋濂新居联
晨岚暮霜滴晴雨;
烟条雾叶相蒙茏。

与朱元璋续对吟联:

至正二十年(1360年)三月受朱元璋的邀请,与宋濂、叶深等到应天(今南京),成为朱元璋的主要谋士。初见朱元璋时,这位久经沙场的大帅十分细心,问道:“能诗乎?”答道:“儒者未技,何谓不能”。是时,朱元璋正在就餐,便随手指着斑竹筷,请他以此为题赋诗。脱口而出:

一对湘江玉箸看,

二妃曾洒泪痕斑。

朱元璋戏言道:“秀才气味”。

接着吟道:

汉家四百年天下,

尽在留侯一借间。

好大的气魄,将朱元璋喻作汉高祖刘邦,而自比留侯张良,正说中了朱元璋的心怀,使他又惊又喜,大叹相见恨晚。

韬略似诸葛孔明,为人机智,处事果断,进入朱元璋阵营后,很快成了其智囊团的核心,参与机密要事的谋议,悉心辅佐,运筹帷幄,为推翻元蒙、建立朱明王朝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朱元璋在回忆扫除群雄割据的业绩时,高度评价他的功劳说:“曩者攻皖城,拨九江,抚饶郡,降洪都,取武昌,平处城之内变,尔多辅焉。”

作为朱元璋的军机大人,心腹谋臣,谋划定计,排兵布阵,指挥作战,生死与共,甚至在战争之余的下棋对弈,生活起居无不亲密相处,然而也就出现与朱元璋续对吟联的趣谈。

朱元璋:“六木森森,杨柳梧桐松柏;”

  基:“三水淼淼,滇池渤海浙江。”

1360年朱元璋部攻下姑苏后,眼看大业将成,心中甚喜。庆功宴上,朱元璋给出联征答。朱元璋出上联曰:“六木森森,杨柳梧桐松柏。”马上答下联道:“三水淼淼,滇池渤海浙江。”听后,君臣二人会心地笑了。

朱元璋:“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吴;”

  基:“人下王、人边王,意图全任。

从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起,朱元璋与张士诚开始长达十年的兵戎相见,大小数百战,互有胜负。至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朱元璋的势力壮大起来了。这年九月的一天,朱元璋召集文武官员,开军事会议,商量进攻东吴张士诚一事。开会这天,军师率先到殿,朱元璋立即站立了起来,把自己早已写好的一副对联上联递给了刘基。朱元璋的上联是“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吴。”是朱元璋手下有名的军师,很受朱元璋的器重。他看出来朱元璋虽有进攻东吴的打算,但还拿不定主意。于是,他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续了下联,鼓励朱元璋大胆出兵,续联曰“人下王、人边王,意图全任。朱元璋听了的答联,并再三审视,于是下定了进攻东吴的决心,待文武官员到齐后,他拿出攻东吴的一套设想,文武官员一致赞同。

朱元璋:“天作棋盘星作子,何人能下;”

  基;“地作琵琶路作弦,那个敢弹?”

朱元璋:“天作棋盘星作子,日月争光;”

  基:“雷为战鼓电为旗,风云际会。”

一次,战争之余朱元璋与军师开局对弈,从旭日东升开始布阵,直到红日西沉,尚不分胜负。朱元璋棋兴未减,叫人掌灯,挑灯夜战。朱元璋探头仰面观赏天上的星月,即兴构思一上联:“天作棋盘星作子,何人能下”。要接对,浏览了一下夜景,见地下纵横交错的人行道,顿生灵感,迅速构思出了下联:“地作琵琶路作弦,那个敢弹?”

朱元璋与军师继续对弈。朱元璋雅兴所致,又将上联略作改动吟出:“天作棋盘星作子,日月争光。”略一沉思,即对曰:“雷为战鼓电为旗,风云际会。”

自朱元璋“风云际会”得,对十分赏识,称为“吾子房”,常喊“老先生”而不名,自谓刘邦得张良,并建礼贤馆相待。

朱元璋:“凤落梧桐桐落凤;”

      基:“珠联璧合壁联珠。”

一次朱元璋准备试探刘基的心志,但又不好直言,想了想,想出了一副(回文联)上联“凤落梧桐桐落凤”,刘基信口续下(回文联)下联“珠联璧合壁联珠”。

好一个“凤落梧桐”、“珠联璧合”。 际会朱元璋,辅助朱元璋灭陈友谅,执张自诚,降方国珍,剪灭群雄,扶成帝业,一统江山。

现在,民间尚流传着“前有诸葛孔明,后有刘基伯温”和“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的美誉。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