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红楼梦  佛教  文学  历史  全国  心经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研究  功臣  修复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7-02-04 09:22   浏览:173   回复:0

谈谈王熙凤

凤姐在贾府几乎是个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角色,她自从嫁给贾琏,就让琏二爷在荣国府的地位倒退了一射之地;林黛玉一进贾府,就不禁对这个表嫂的谈笑哭哄的作风暗生纳罕可以说,从一出场,凤姐这个人就透着让你无法抵抗的吸引力,她应当说是当之无愧的《红楼梦》中塑造的最成功的人物形象之一。

先说凤姐的美貌,她的出场描写是:三角眼,吊稍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她的穿着当然更是极尽华丽雍荣;这是正面描写。贾瑞见了凤姐,居然敢起非念,想是凤姐的魅力难挡;贾琏和鲍二的偷情之后,闹了一天,看见凤姐“黄黄脸儿”,倒觉比往常更可爱;刘姥姥见了凤姐自然是眼花缭乱,不知道如何动作才好这些又都从侧面描绘了凤姐的含威夹媚的美貌;应当说,这样一个美人完全区别于宝钗的“冷”和黛玉的“病”,她更容易激起世俗男人的愿望,更象一个真实的具体的有血有肉的美人。

凤姐和贾琏的关系应当说是颇为令人关注的,有人就曾说他们夫妻毫无爱情可言,我倒觉得这未免偏激。

贾琏凤姐是青春夫妻,他们很自然地象传统的夫妻一样,如果有爱情也在结婚之后。在书中曾两次比较直接的描写这对年轻夫妇的闺房之乐:一次是周瑞家的送花,还有一次是贾芸求圆子里的事时偶尔提及;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人至少是一对能够沟通的夫妻。凤姐对贾琏也还是很关心的,比如说琏二爷领黛玉赴苏州奔丧时,昭儿回来取大毛衣服,凤姐在协理宁府之余,仍叫了昭儿来细细过问,让昭儿等好生照顾;琏二爷另外一回外出时,凤姐也和平儿掐指算其路程,不觉鸡鸣三更。

当然凤姐和贾琏不是理想的夫妻,也远非过着美满的生活,他们之间有性格的冲突,也有利害关系的冲突:琏二爷是个好色的,鲍二家的,灯姑娘都曾与之有染,正派点的就有尤二,父婢秋桐等,对这样一个丈夫,凤姐如果性格稍为软弱,就远非对手,用比较现代的观点来说,凤姐虽是醋缸,却也是爱的排他性在作用,而对贾琏这样的人,也许也只有凤姐才能约束一二,饶是“霸王似的”凤姐,有时也不能将丈夫管得严严实实。

凤姐和贾琏之间还存在金钱关系的冲突,一方面,凤姐深知琏二爷有钱后就会花在女人身上,另一方面,她若没能掌握经济大权,就根本无法约束外子;这样,凤姐就显得扣妒,惹人生厌,可怜她的命运又如何能逃脱末世悲惨?

犹记得凤姐迎归贾琏时,道“国舅大人”,“珍大哥那边,你好歹给我描补描补”,一个女子一方面希望在情人面前撒娇,另一方面希望心上人能欣赏自己的才干,总是正常而自然的,凤姐这个女中豪杰亦不例外!

宝玉曾说:若说老太太只喜欢会说话的,那只有凤姐姐和林妹妹可疼,宝钗曾说:凤丫头说笑过后也就罢了,便便林丫头爱用春秋的法子这两个人的评价无疑很公道地说出了凤姐性格中风趣幽默的一面,也正是这一面使得她在老太太面前八面玲珑,在众姐妹面前谈笑风生,在下人面前威恩并重。

凤姐的风趣也源于她的智慧,在前面曾说过凤姐也是冰雪聪明的女人,可惜家里当男孩养,却没当男孩教,不然象凤姐这般看看帐单就能念出司棋表哥的情书,在识文断字的嫂妹等面前说出不笑掉大牙的“一夜北风紧”的句子的女人岂非要和钗黛共分秋色?

书中曾多次描写凤姐的风趣,时间地点对象情境不一样,但都能由她几语添色增辉,如:对贾琏说“国舅老爷大喜”几分娇媚;钗黛宝斗口时“大热天的你们说吃了辣椒”,几分细致入微和体贴;老太太额上的包是来盛福寿的,几分急中生智;“我们大家也放炮仗??散了吧”,几分不露狰狞的逐客之道。

凤姐的风趣和幽默是她性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调和人物关系,发展故事情节的不可或缺的佐味。

凤姐的人缘在大观圆中应当说还是说得过去的,这也得益于她的察言观色能说善辩的“公关”本事。

首先她能将平儿的心笼络住,以致平儿死心塌地跟随她,一切先以凤姐的正面和长远利益为重;在某些场合,平儿会违逆凤姐意图,但凤姐对这些其实很多时侯是睁一只眼闭只眼,而这正是许多成功领导的拿手好戏,试想:如果凤姐和平儿事必较真,平儿何敢阳奉阴违?而凤姐也就必定会失去平儿的忠顺了。

凤姐对宝玉自然是没得说,要吃什么莲蓬儿汤,马上可以办到,要读书取钱,也是说是风行即雨了;从小时带他去逛宁府,到稍大时同遭赵姨娘暗算,到最后一起被囚禁狱神庙,凤姐和宝玉的命运一直象亲姊弟的命运一样紧紧联系在一起。

凤姐对黛玉宝钗二人也是很为妥贴周到。她看得出二玉间的情意,是以开过黛玉的玩笑,她知道黛玉体弱多疑,抄检时先去将黛玉按下;她知道宝钗在府中的影响,给宝钗做生日便费一番思量。她对探春的态度在探春理家时表现得最为集中和明显;她对李纨基本是敬重,但也只有她能偶尔开开这位孀嫂的玩笑;她对晴雯袭人鸳鸯等丫缳也都能在关键时刻考虑得到。

或说凤姐做这一切都是因为讨好老太太,不过话说回来,凤姐如果不做到这一点,她又能维持多久她的权势?而这用比较现代和客观的观点来诠释,又有何不可不妥呢?

凤姐的管理本事是史太君之下首屈一指的(而史太君的才干不太可考,呵呵),有几件事就可以反应出来。

最明显的莫过她协理宁国府一段,她能一眼看出宁府的管理存在几种弊端,并能立即拿出处理的方针,在关键时刻手舌不软,恐怕许多现代的管理者也要自愧不如。

再如刘姥姥进贾府认亲时,凤姐对其来历不清楚,就不贸然行事,而是让周瑞家的先去向王夫人问个明白,讨个示下,然后才定出处理计划,头脑可谓清爽。

她的才能还表现在她笼络住平儿这样一位得力心腹和助手,没有平儿,她将照顾不到许多方面,但若平儿没有凤姐,恐怕更难胜任林林总总的府中大小事物。

当然凤姐的管理才能也需有财力支持,在续书中她办事难得人心,固然有作者的故意让她走下坡路,与她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也是吻合的。

凤姐也有时常为难的一面,也常常是有苦说不出,只有平儿和灯知道罢了。 其中她和婆婆邢夫人之间的矛盾是一个主要方面,而这并不在于凤姐有什么错失。邢岫烟到贾府时,凤姐为了不落婆婆的说嘴,很明智地将她安插在迎春处,事实上饶是如此,岫烟仍然受了委屈。

在贾赦对鸳鸯有意,邢夫人还在一旁串掇时,凤姐又一次明智地将自己从这件娶亲不成反惹一身骚的事情中脱身。

即便如此,凤姐仍然难脱婆婆的责难,在老太太过生日时,邢夫人的两个老仆对尤氏无理,凤姐为了宽尤氏的心,便不觉得罪了婆婆,邢夫人则在众人面前给她难堪。

凤姐这些凄苦的心情只有平儿能说,在探春理家时,凤姐和平儿的对话或许最能表达她站在高处不胜寒的心境。

凤姐的足智多谋主要表现在恶毒的一面,但也有令人不敢小觑的分量。

如她治贾瑞的手段,应当说对贾瑞这种人,读者的态度是觉得可怜又可笑的。凤姐未免毒辣(治于死地是否凤姐原意还待考),但整个事件中她几乎未怎么出面却是令人寻味的,贾蔷贾蓉在这儿成了凤姐的工具。

到整死尤二姐一段,书中写得更为明白,叫“弄小巧借剑杀人”,她布置的将尤二攒入大观圆,令丫头虐待,向老太太告恶状,请医生做手脚,最后让秋桐担罪名,可谓精致周到,还一时让别人以为她是个贤良人物(至少将王夫人老太太蒙得死死的在鼓中)。

再以后是偷梁换柱主办宝玉和宝钗的婚事,这样的主意大概也只有凤姐能够想得出来,还细节到借用紫鹃去婚堂。

应当说,凤姐行恶的一面,很有女性的特征,将女性的智慧运用得入木三分;这一点,那个夏金桂与之相比就差远了!

凤姐是个爱财的管家,颇有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资本家发迹的影子。

她用下人的月钱放高利贷,别的人恐怕想都没有想过;她在铁槛寺,凭借自己家中有人当官,轻而易举地毁掉一桩婚事,攒了几百银子;她做生日时,自己的份子免了,还不放过可怜的周赵二姨娘;她买通鸳鸯,将老太太的东西银钱先弄来堵经济缺口凡此种种,无不精确反映了她贪财敛富的一面。

当然凤姐也有她的难处,她比一般人更清楚府里的财政状况,出多入少,还有不断的外面来只借不还的主儿;她考虑的也很长远,将老太太归天,宝玉黛玉一娶一嫁都已经计划在内了,她也许是最先具有资本家心态行为的中国文学画廊中的形象。

看到凤姐的所作所为,就不禁会联想到“乱世佳人”中的郝思嘉,她们同样地美貌同样地贪婪同样地工于心计,不过凤姐更为中国化更为古董化罢了。

打赏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