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红楼梦  佛教  文学  历史  全国  心经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研究  功臣  修复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7-04-21 19:22   浏览:81   回复:0

第三幕

第一场荒野

暴风雨,雷电。肯特及一侍臣上,相遇。

肯特

除了恶劣的天气以外,还有谁在这儿?

侍臣

一个心绪像这天气一样不安静的人。

肯特

我认识你。王上呢?

侍臣

正在跟暴怒的大自然竞争;他叫狂风把大地吹下海里,叫泛滥的波涛吞没了陆地,使万物都变了样子或归于毁灭;拉下他的一根根的白发,让挟着盲目的愤怒的暴风把它们卷得不知去向;在他渺小的一身之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比暴风雨的冲突更剧烈的斗争。这样的晚上,被小熊吸干了乳汁的母熊,也躲着不敢出来,狮子和饿狼都不愿沾湿它们的毛皮。他却光秃着头在风雨中狂奔,把一切付托给不可知的力量。

肯特

可是谁和他在一起?

侍臣

只有那傻瓜一路跟着他,竭力用些笑话替他排解他的中心的伤痛。

肯特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敢凭着我的观察所及,告诉你一件重要的消息。在奥本尼和康华尔两人之间,虽然表面上彼此掩饰得毫无痕迹,可是暗中却已经发生了冲突;正像一般身居高位的人一样,在他们手下都有一些名为仆人、实际上却是向法国密报我们国内情形的探子,凡是这两个公爵的明争暗斗,他们两人对于善良的老王的冷酷的待遇,以及在这种种表象底下,其他更秘密的一切动静,全都传到了法国的耳中;现在已经有一支军队从法国开到我们这一个分裂的国土上来,乘着我们疏忽无备,在我们几处最好的港口秘密登陆,不久就要揭开他们鲜明的旗帜了。现在,你要是能够信任我的话,请你赶快到多佛去一趟,那边你可以碰见有人在欢迎你,你可以把被逼疯了的王上所受种种无理的屈辱向他作一个确实的报告,他一定会感激你的好意。我是一个有地位有身价的绅士,因为知道你的为人可靠,所以把这件差使交给你。

侍臣

我还要跟您谈谈。

肯特

不,不必。为了向你证明我并不是像我的外表那样的一个微贱之人,你可以打开这一个钱囊,把里面的东西拿去。你一到多佛,一定可以见到考狄利娅;只要把这戒指给她看了,她就可以告诉你,你现在所不认识的同伴是个什么人。好可恶的暴风雨!我要找王上去。

侍臣

把您的手给我。您没有别的话了吗?

肯特

还有一句话,可比什么都重要;就是:我们现在先去找王上;你往那边去,我往这边去,谁先找到他,就打一个招呼。(各下。)

第二场荒野的另一部分

暴风雨继续未止。李尔至弄人上。

李尔

吹吧,风啊!胀破了你的脸颊,猛烈地吹吧!你,瀑布一样的倾盆大雨,尽管倒泻下来,浸没了我们的尖塔,淹沉了屋顶上的风标吧!你,思想一样迅速的硫磺的电火,劈碎橡树的巨雷的先驱,烧焦了我的白发的头颅吧!你,震撼一切的霹雳啊,把这生殖繁密的、饱满的地球击平了吧!打碎造物的模型,不要让一颗忘恩负义的人类的种子遗留在世上!

弄人

啊,老伯伯,在一间千燥的屋子里说几句好话,不比在这没有遮蔽的旷野里淋雨好得多吗?老伯伯,回到那所房子里去,向你的女儿们请求祝福吧;这样的夜无论对于聪明人或是傻瓜,都是不发一点慈悲的。

李尔

尽管轰着吧!尽管吐你的火舌,尽管喷你的雨水吧!雨、风、雷、电,都不是我的女儿,我不责怪你们的无情;我不曾给你们国土,不曾称你们为我的孩子,你们没有顺从我的义务;所以,随你们的高兴,降下你们可怕的威力来吧,我站在这儿,只是你们的奴隶,一个可怜的、衰弱的、无力的、遭人贱视的老头子。可是我仍然要骂你们是卑劣的帮凶,因为你们滥用上天的威力,帮同两个万恶的女儿来跟我这个白发的老翁作对。啊!啊!这太卑劣了!

弄人

谁头上顶着个好头脑,就不愁没有屋顶来遮他的头。

脑袋还没找到屋子,

话儿倒先有安乐窝;

脑袋和他都生虱子,

就这么叫化娶老婆。

有人只爱他的脚尖,

不把心儿放在心上;

那鸡眼使他真可怜,

在床上翻身又叫嚷。

从来没有一个美女不是对着镜子做她的鬼脸。

肯特上。

李尔

不,我要忍受众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我要闭口无言。

肯特

谁在那边?

弄人

一个是陛下,一个是弄人;这两人一个聪明一个傻。

肯特

唉!陛下,你在这儿吗?喜爱黑夜的东西,不会喜爱这样的黑夜;狂怒的天色吓怕了黑暗中的漫游者,使它们躲在洞里不敢出来。自从有生以来,我从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闪电,听见过这样可怕的雷声,这样惊人的风雨的咆哮;人类的精神是禁受不起这样的磨折和恐怖的。

李尔

伟大的神灵在我们头顶掀起这场可怕的骚动。让他们现在找到他们的敌人吧。战栗吧,你尚未被人发觉、逍遥法外的罪人!躲起来吧,你杀人的凶手,你用伪誓欺人的骗子,你道貌岸然的逆伦禽兽!魂飞魄散吧,你用正直的外表遮掩杀人阴谋的大奸巨恶!撕下你们包藏祸心的伪装,显露你们罪恶的原形,向这些可怕的天吏哀号乞命吧!我是个并没有犯多大的罪、却受了很大的冤屈的人。

肯特

唉!您头上没有一点遮盖的东西!陛下,这儿附近有一间茅屋,可以替您挡挡风雨。我刚才曾经到那所冷酷的屋子里——那比它墙上的石块更冷酷无情的屋子——探问您的行踪,可是他们关上了门不让我进去;现在您且暂时躲一躲雨,我还要回去,非要他们讲一点人情不可。

李尔

我的头脑开始昏乱起来了。来,我的孩子。你怎么啦,我的孩子?你冷吗?我自己也冷呢。我的朋友,这间茅屋在什么地方?一个人到了困穷无告的时候,微贱的东西竟也会变成无价之宝。来,带我到你那间茅屋里去。可怜的傻小子,我心里还留着一块地方为你悲伤哩。

弄人

只怪自己糊涂自己蠢,

嗨呵,一阵风来一阵雨,

背时倒运莫把天公恨,

管它朝朝雨雨又风风。

李尔

不错,我的好孩子。来,领我们到这茅屋里去。(李尔、肯特下。)

弄人

今天晚上可太凉快了,叫婊子都热不起劲儿来。待我在临走之前,讲几句预言吧:

传道的嘴上一味说得好;

酿酒的酒里掺水真不少;

有钱的大爷教裁缝做活;

不烧异教徒;嫖客害流火④;

若是件件官司都问得清;

跟班不欠钱,骑士债还清;

世上的是非不出自嘴里;

扒儿手看见人堆就躲避;

放债的肯让金银露了眼;

老鸨和婊子把教堂修建;

到那时候,英国这个国家,

准会乱得无法收拾一下;

那时活着的都可以看到:

那走路的把脚步抬得高。

其实这番预言该让梅林⑤在将来说,因为我出生在他之前。(下。)

第三场葛罗斯特城堡中的一室

葛罗斯特及爱德蒙上。

葛罗斯特

唉,唉!爱德蒙,我不赞成这种不近人情的行为。当我请求他们允许我给他一点援助的时候,他们竟会剥夺我使用自己的房屋的权利,不许我提起他的名字,不许我替他说一句恳求的话,也不许我给他任何的救济,要是违背了他们的命令,我就要永远失去他们的欢心。

爱德蒙

太野蛮、太不近人情了!

葛罗斯特

算了,你不要多说什么。两个公爵现在已经有了意见,而且还有一件比这更严重的事情。今天晚上我接到一封信,里面的话说出来也是很危险的;我已经把这信锁在壁橱里了。王上受到这样的凌虐,总有人会来替他报复的;已经有一支军队在路上了;我们必须站在王上的一边。我就要找他去,暗地里救济救济他;你去陪公爵谈谈,免得被他觉察了我的行动。要是他问起我,你就回他说我身子不好,已经睡了。大不了是一个死——他们的确拿死来威吓——王上是我的老主人,我不能坐视不救。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快要发生了,爱德蒙,你必须小心点儿。(下。)

爱德蒙

你违背了命令去献这种殷勤,我立刻就要去告诉公爵知道;还有那封信我也要告诉他。这是我献功邀赏的好机会,我的父亲将要因此而丧失他所有的一切,也许他的全部家产都要落到我的手里;老的一代没落了,年轻的一代才会兴起。(下。)

第四场荒野。茅屋之前

李尔、肯特及弄人上。

肯特

就是这地方,陛下,进去吧。在这样毫无掩庇的黑夜里,像这样的狂风暴雨,谁也受不了的。(暴风雨继续不止。)

李尔

不要缠着我。

肯特

陛下,进去吧。

李尔

你要碎裂我的心吗?

肯特

我宁愿碎裂我自己的心。陛下,进去吧。

李尔

你以为让这样的狂风暴雨侵袭我们的肌肤,是一件了不得的苦事;在你看来是这样的;可是一个人要是身染重病,他就不会感觉到小小的痛楚。你见了一头熊就要转身逃走;可是假如你的背后是汹涌的大海,你就只好硬着头皮向那头熊迎面走去了。当我们心绪宁静的时候,我们的肉体才是敏感的;我的心灵中的暴风雨已经取去我一切其他的感觉,只剩下心头的热血在那儿搏动。儿女的忘恩!这不就像这一只手把食物送进这一张嘴里,这一张嘴却把这一只手咬了下来吗?可是我要重重惩罚她们。不,我不愿再哭泣了。在这样的夜里,把我关在门外!尽管倒下来吧,什么大雨我都可以忍受。在这样的一个夜里!啊,里根,高纳里尔!你们年老仁慈的父亲一片诚心,把一切都给了你们——啊!那样想下去是要发疯的;我不要想起那些;别再提起那些话了。

肯特

陛下,进去吧。

李尔

请你自己进去,找一个躲身的地方吧。这暴风雨不肯让我仔细思想种种的事情,那些事情我越想下去,越会增加我的痛苦。可是我要进去。(向弄人)进去,孩子,你先走。你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你进去吧。我要祈祷,然后我要睡一会儿。(弄人入内)衣不蔽体的不幸的人们,无论你们在什么地方,都得忍受着这样无情的暴风雨的袭击,你们的头上没有片瓦遮身,你们的腹中饥肠雷动,你们的衣服千疮百孔,怎么抵挡得了这样的气候呢?啊!我一向太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了。安享荣华的人们啊,睁开你们的眼睛来,到外面来体味一下穷人所忍受的苦,分一些你们享用不了的福泽给他们,让上天知道你们不是全无心肝的人吧!

爱德伽

(在内)九-深,九-深!可怜的汤姆!(弄人自屋内奔出。)

弄人

老伯伯,不要进去;里面有一个鬼。救命!救命!

肯特

让我搀着你,谁在里边?

弄人

一个鬼,一个鬼;他说他的名字叫做可怜的汤姆。

肯特

你是什么人,在这茅屋里大呼小叫的?出来。

爱德伽乔装疯人上。

爱德伽

走开!恶魔跟在我的背后!“风儿吹过山楂林。”哼!到你冷冰冰的床上暖一暖你的身体吧。

李尔

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你的两个女儿,所以才到今天这地步吗?

爱德伽

谁把什么东西给可怜的汤姆?恶魔带着他穿过大火,穿过烈焰,穿过水道和漩涡,穿过沼地和泥泞;把刀子放在他的枕头底下,把绳子放在他的凳子底下,把毒药放在他的粥里;使他心中骄傲,骑了一匹栗色的奔马,从四时阔的桥梁上过去,把他自己的影子当作了一个叛徒,紧紧追逐不舍。祝福你的五种才智!汤姆冷着呢。啊!哆啼哆啼哆啼。愿旋风不吹你,星星不把毒箭射你,瘟疫不到你身上!做做好事,救救那给恶魔害得好苦的可怜的汤姆吧!他现在就在那儿,在那儿,又到那儿去了,在那儿。(暴风雨继续不止。)

李尔

什么!他的女儿害得他变成这个样子吗?你不能留下一些什么来吗?你一起都给了她们了吗?

弄人

不,他还留着一方毡毯,否则我们大家都要不好意思了。

李尔

愿那弥漫在天空之中的惩罚恶人的瘟疫一起降临在你的女儿身上!

肯特

陛下,他没有女儿哩。

李尔

该死的奸贼!他没有不孝的女儿,怎么会流落到这等不堪的地步?难道被弃的父亲,都是这样一点不爱惜他们自己的身体的吗?适当的处罚!谁叫他们的身体产下那些枭獍般的女儿来?

爱德伽

“小雄鸡坐在高墩上,”呵罗,呵罗,罗,罗!

弄人

这一个寒冷的夜晚将要使我们大家变成傻瓜和疯子。

爱德伽

当心恶魔。孝顺你的爷娘;说过的话不要反悔;不要赌咒;不要奸淫有夫之妇;不要把你的情人打扮得太漂亮。汤姆冷着呢。

李尔

你本来是干什么的?

爱德伽

一个心性高傲的仆人,头发卷得曲曲的,帽子上佩着情人的手套,惯会讨妇女的欢心,干些不可告人的勾当;开口发誓,闭口赌咒,当着上天的面前把它们一个个毁弃,睡梦里都在转奸淫的念头,一醒来便把它实行。我贪酒,我爱赌,我比土耳其人更好色;一颗奸诈的心,一对轻信的耳朵,一双不怕血腥气的手;猪一般懒惰,狐狸一般狡诡,狼一般贪狠,狗一般疯狂,狮子一般凶恶。不要让女人的脚步声和悉悉索索的绸衣裳的声音摄去了你的魂魄;不要把你的脚踏进窑子里去;不要把你的手伸进裙子里去;不要把你的笔碰到放债人的账簿上;抵抗恶魔的引诱吧。“冷风还是打山楂树里吹过去”;听它怎么说,吁——吁——呜——呜——哈——哈。道芬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叱嚓!让他奔过去。(暴风雨继续不止。)

李尔

唉,你这样赤身裸体,受风雨的吹淋,还是死了的好。难道人不过是这样一个东西吗?想一想他吧。你也不向蚕身上借一根丝,也不向野兽身上借一张皮,也不向羊身上借一片毛,也不向麝猫身上借一块香料。嘿!我们这三个人都已经失掉了本来的面目,只有你才保全着天赋的原形;人类在草昧的时代,不过是像你这样的一个寒碜的赤裸的两脚动物。脱下来,脱下来,你们这些身外之物!来,松开你的钮扣。(扯去衣服。)

弄人

老伯伯,请你安静点儿,这样危险的夜里是不能游泳的。旷野里一点小小的火光,正像一个好色的老头儿的心,只有这么一星星的热,他的全身都是冰冷的。瞧!一团火走来了。

葛罗斯特持火炬上。

爱德伽

这就是那个叫做“弗力勃铁捷贝特”的恶魔;他在黄昏的时候出现,一直到第一声鸡啼方才隐去;他叫人眼睛里长白膜,叫好眼变成斜眼;他叫人嘴唇上起裂缝;他还会叫面粉发霉,寻穷人们的开心。

圣维都尔⑥三次经过山岗,

遇见魇魔和她九个儿郎;

他说妖精快下马,⑦

发过誓儿快逃吧;

去你的,妖精,去你的!

肯特

陛下,您怎么啦?

李尔

他是谁?

肯特

那儿什么人?你找谁?

葛罗斯特

你们是些什么人?你们叫什么名字?

爱德伽

可怜的汤姆,他吃的是泅水的青蛙、蛤蟆、蝌蚪、壁虎和水蜥;恶魔在他心里捣乱的时候,他发起狂来,就会把牛粪当做一盆美味的生菜;他吞的是老鼠和死狗,喝的是一潭死水上面绿色的浮渣,他到处给人家鞭打,锁在枷里,关在牢里;他从前有三身外衣、六件衬衫,跨着一匹马,带着一口剑;

可是在这整整七年时光,

耗子是汤姆唯一的食粮。

留心那跟在我背后的鬼。不要闹,史墨金!不要闹,你这恶魔!

葛罗斯特

什么!陛下竟会跟这种人作起伴来了吗?

爱德伽

地狱里的魔王是一个绅士;他的名字叫做摩陀,又叫做玛呼。

葛罗斯特

陛下,我们亲生的骨肉都变得那样坏,把自己生身之人当作了仇敌。

爱德伽

可怜的汤姆冷着呢。

葛罗斯特

跟我回去吧。我的良心不允许我全然服从您的女儿的无情的命令;虽然他们叫我关上了门,把您丢下在这狂暴的黑夜之中,可是我还是大胆出来找您,把您带到有火炉、有食物的地方去。

李尔

让我先跟这位哲学家谈谈。天上打雷是什么缘故?

肯特

陛下,接受他的好意;跟他回去吧。

李尔

我还要跟这位学者说一句话。您研究的是哪一门学问?

爱德伽

抵御恶魔的战略和消灭毒虫的方法。

李尔

让我私下里问您一句话。

肯特

大人,请您再催催他吧;他的神经有点儿错乱起来了。

葛罗斯特

你能怪他吗?(暴风雨继续不止)他的女儿要他死哩。唉!那善良的肯特,他早就说过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怜的被放逐的人!你说王上要疯了;告诉你吧,朋友,我自己也差不多疯了。我有一个儿子,现在我已经跟他断绝关系了;他要谋害我的生命,这还是最近的事;我爱他,朋友,没有一个父亲比我更爱他的儿子;不瞒你说,(暴风雨继续不止)我的头脑都气昏了。这是一个什么晚上!陛下,求求您——

李尔

啊!请您原谅,先生。高贵的哲学家,请了。

爱德伽

汤姆冷着呢。

葛罗斯特

进去,家伙,到这茅屋里去暖一暖吧。

李尔

来,我们大家进去。

肯特

陛下,这边走。

李尔

带着他;我要跟我这位哲学家在一起。

肯特

大人,顺顺他的意思吧;让他把这家伙带去。

葛罗斯特

您带着他来吧。

肯特

小子,来;跟我们一块儿去。

李尔

来,好雅典人⑧。

葛罗斯特

嘘!不要说话,不要说话。

爱德伽

罗兰骑士⑨来到黑沉沉的古堡前,他说了一遍又一遍:“呸,嘿,哼!”我闻到了一股不列颠人的血腥。(同下。)

第五场葛罗斯特城堡中一室

康华尔及爱德蒙上。

康华尔

我在离开他的屋子以前,一定要把他惩治一下。

爱德蒙

殿下,我为了尽忠的缘故,不顾父子之情,一想到人家不知将要怎样批评我,心里很有点儿惴惴不安哩。

康华尔

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哥哥想要谋害他的生命,并不完全出于恶毒的本性;多半是他自己咎有应得,才会引起他的杀心的。

爱德蒙

我的命运多么颠倒,虽然做了正义的事情,却必须抱恨终身!这就是他说起的那封信,它可以证实他私通法国的罪状。天啊!为什么他要干这种叛逆的行为,为什么偏偏又在我手里发觉了呢?

康华尔

跟我见公爵夫人去。

爱德蒙

这信上所说的事情倘然属实,那您就要有一番重大的行动了。

康华尔

不管它是真是假,它已经使你成为葛罗斯特伯爵了。你去找找你父亲在什么地方,让我们可以把他逮捕起来。

爱德蒙

(旁白)要是我看见他正在援助那老王,他的嫌疑就格外加重了——虽然忠心和孝道在我的灵魂里发生剧烈的争战,可是大义所在,只好把私恩抛弃不顾。

康华尔

我完全信任你;你在我的恩宠之中,将要得到一个更慈爱的父亲。(各下。)

第六场邻接城堡的农舍一室

葛罗斯特、李尔、肯特、弄人及爱德伽上。

葛罗斯特

这儿比露天好一些,不要嫌它寒伧,将就住下来吧。我再去找找有些什么吃的用的东西;我去去就来。

肯特

他的智力已经在他的盛怒之中完全消失了。神明报答您的好心!(葛罗斯特下。)

爱德伽

弗拉特累多⑩在叫我,他告诉我尼禄王在冥湖里钓鱼。喂,傻瓜,你要祷告,要留心恶魔啊。

弄人

老伯伯,告诉我,一个疯子是绅士呢还是平民?

李尔

是个国王,是个国王!

弄人

不,他是一个平民,他的儿子却挣了一个绅士头衔;他眼看他儿子做了绅士,他就成为一个气疯了的平民。

李尔

一千条血红的火舌吱啦吱啦卷到她们的身上——

爱德伽

恶魔在咬我的背。

弄人

谁要是相信豺狼的驯良、马儿的健康、孩子的爱情或是娼妓的盟誓,他就是个疯子。

李尔

一定要办她们一办,我现在就要审问她们。(向爱德伽)来,最有学问的法官,你坐在这儿;(向弄人)你,贤明的官长,坐在这儿——来,你们这两头雌狐!

爱德伽

瞧,他站在那儿,眼睛睁得大大的!太太,你在审判的时候,要不要有人瞧着你?渡过河来会我,蓓西——

弄人

她的小船儿漏了,

她不能让你知道

为什么她不敢见你。

爱德伽

恶魔借着夜莺的喉咙,向可怜的汤姆作祟了。霍普丹斯在汤姆的肚子里嚷着要两条新鲜的鲱鱼。别吵,魔鬼;我没有东西给你吃。

肯特

陛下,您怎么啦!不要这样呆呆地站着。您愿意躺下来,在这褥垫上面休息休息吗?

李尔

我要先看她们受了审判再说。把她们的证人带上来。(向爱德伽)你这披着法衣的审判官,请坐;(向弄人)你,他的执法的同僚,坐在他的旁边。(向肯特)你是陪审官,你也坐下。

爱德伽

让我们秉公裁判。

你睡着还是醒着,牧羊人?

你的羊儿在田里跑;

你的小嘴唇只要吹一声,

羊儿就不伤一根毛。

呼噜呼噜;这是一只灰色的猫儿。

李尔

先控诉她;她是高纳里尔。我当着尊严的堂上起誓,她曾经踢她的可怜的父王。

弄人

过来,奶奶。你的名字叫高纳里尔吗?

李尔

她不能抵赖。

弄人

对不起,我还以为您是一张折凳哩。

李尔

这儿还有一个,你们瞧她满脸的横肉,就可以知道她的心肠是怎么样的。拦住她!举起你们的兵器,拔出你们的剑,点起火把来!营私舞弊的法庭!枉法的贪官,你为什么放她逃走?

爱德伽

天保佑你的神志吧!

肯特

嗳哟!陛下,您不是常常说您没有失去忍耐吗?现在您的忍耐呢?

爱德伽

(旁白)我的滚滚的热泪忍不住为他流下,怕要给他们瞧破我的假装了。

李尔

这些小狗:脱雷、勃尔趋、史威塔,瞧,它们都在向我狂吠。

爱德伽

让汤姆掉过脸来把它们吓走。滚开,你们这些恶狗!

黑嘴巴,白嘴巴,

疯狗咬人磨毒牙,

猛犬猎犬杂种犬,

叭儿小犬团团转,

青屁股。卷尾毛,

汤姆一只也不饶;

只要我掉过脸来,

大狗小狗逃得快。

哆啼哆啼。叱嚓!来,我们赶庙会,上市集去。可怜的汤姆,你的牛角里干得挤不出一滴水来啦⑾。

李尔

叫他们剖开里根的身体来,看看她心里有些什么东西。究竟为了什么天然的原因,她们的心才会变得这样硬?(向爱德伽)我把你收留下来,叫你做我一百名侍卫中间的一个,只是我不喜欢你的衣服的式样;你也许要对我说,这是最漂亮的波斯装;可是我看还是请你换一换吧。

肯特

陛下,您还是躺下来休息休息吧。

李尔

不要吵,不要吵;放下帐子,好,好,好。我们到早上再去吃晚饭吧;好,好,好。

弄人

我一到中午可要睡觉哩。

葛罗斯特重上。

葛罗斯特

过来,朋友;王上呢?

肯特

在这儿,大人;可是不要打扰他,他的神经已经错乱了。

葛罗斯特

好朋友,请你把他抱起来。我已经听到了一个谋害他生命的阴谋。马车套好在外边,你快把他放进去,驾着它到多佛,那边有人会欢迎你,并且会保障你的安全。抱起你的主人来;要是你耽误了半点钟的时间,他的性命、你的性命以及一切出力救护他的人的性命,都要保不住了。抱起来,抱起来;跟我来,让我设法把你们赶快送到一处可以安身的地方。

肯特

受尽磨折的身心,现在安然入睡了;安息也许可以镇定镇定他的破碎的神经,但愿上天行个方便,不要让它破碎得不可收拾才好。(向弄人)来,帮我抬起你的主人来;你也不能留在这儿。

葛罗斯特

来,来,去吧。(除爱德伽外,肯特、葛罗斯特及弄人舁李尔下。)

爱德伽

做君王的不免如此下场,

使我忘却了自己的忧伤。

最大的不幸是独抱牢愁,

任何的欢娱兜不上心头;

倘有了同病相怜的侣伴,

天大痛苦也会解去一半。

国王有的是不孝的逆女,

我自己遭逢无情的严父,

他与我两个人一般遭际!

去吧,汤姆,忍住你的怨气,

你现在蒙着无辜的污名,

总有日回复你清白之身。

不管今夜里还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但愿王上能安然出险!我还是躲起来吧。(下。)

第七场葛罗斯特城堡中一室

康华尔、里根、高纳里尔、爱德蒙及众仆上。

康华尔

夫人,请您赶快到尊夫的地方去,把这封信交给他;法国军队已经登陆了——来人,替我去搜寻那反贼葛罗斯特的踪迹。(若干仆人下。)

里根

把他捉到了立刻吊死。

高纳里尔

把他的眼珠挖出来。

康华尔

我自有处置他的办法。爱德蒙,我们不应该让你看见你的谋叛的父亲受到怎样的刑罚,所以请你现在护送我们的姊姊回去,替我向奥本尼公爵致意,叫他赶快准备;我们这儿也要采取同样的行动。我们两地之间,必须随时用飞骑传报消息。再会,亲爱的姊姊;再会,葛罗斯特伯爵。

奥斯华德上。

康华尔

怎么啦?那国王呢?

奥斯华德

葛罗斯特伯爵已经把他载送出去了;有三十五、六个追寻他的骑士在城门口和他会合,还有几个伯爵手下的人也在一起,一同向多佛进发,据说那边有他们武装的友人在等候他们。

康华尔

替你家夫人备马。

高纳里尔

再会,殿下,再会,妹妹。

康华尔

再会,爱德蒙。(高纳里尔、爱德蒙及奥斯华德下)再去几个人把那反贼葛罗斯特捉来,像偷儿一样把他绑来见我。(若干仆人下)虽然在没有经过正式的审判手续以前,我们不能就把他判处死刑,可是为了发泄我们的愤怒,却只好不顾人们的指摘,凭着我们的权力独断独行了。那边是什么人?是那反贼吗?

众仆押葛罗斯特重上。

里根

没有良心的狐狸!正是他。

康华尔

把他枯瘪的手臂牢牢绑起来。

葛罗斯特

两位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好朋友们,你们是我的客人;不要用这种无礼的手段对待我。

康华尔

捆住他。(众仆绑葛罗斯特。)

里根

绑紧些,绑紧些。啊,可恶的反贼!

葛罗斯特

你是一个没有心肝的女人,我却不是反贼。

康华尔

把他绑在这张椅子上。奸贼,我要让你知道——(里根扯葛罗斯特须。)

葛罗斯特

天神在上,这还成什么话,你扯起我的胡子来啦!

里根

胡子这么白,想不到却是一个反贼!

葛罗斯特

恶妇,你从我的腮上扯下这些胡子来,它们将要像活人一样控诉你的罪恶。我是这里的主人,你不该用你强盗的手,这样报答我的好客的殷勤。你究竟要怎么样?

康华尔

说,你最近从法国得到什么书信?

里根

老实说出来,我们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康华尔

你跟那些最近踏到我们国境来的叛徒们有些什么来往?

里根

你把那发疯的老王送到什么人手里去了?说。

葛罗斯特

我只收到过一封信,里面都不过是些猜测之谈,寄信的是一个没有偏见的人,并不是一个敌人。

康华尔

好狡猾的推托!

里根

一派鬼话!

康华尔

你把国王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葛罗斯特

送到多佛。

里根

为什么送到多佛?我们不是早就警告你——

康华尔

为什么送到多佛?让他回答这个问题。

葛罗斯特

罢了,我现在身陷虎穴,只好拚着这条老命了。

里根

为什么送到多佛?

葛罗斯特

因为我不愿意看见你的凶恶的指爪挖出他的可怜的老眼;因为我不愿意看见你的残暴的姊姊用她野猪般的利齿咬进他的神圣的肉体。他的赤裸的头顶在地狱一般黑暗的夜里冲风冒雨;受到那样狂风暴雨的震荡的海水,也要把它的怒潮喷向天空,熄灭了星星的火焰;但是他,可怜的老翁,却还要把他的热泪帮助天空浇洒。要是在那样怕人的晚上,豺狼在你的门前悲鸣,你也要说,“善良的看门人,开了门放它进来吧,”而不计较它一切的罪恶。可是我总有一天见到上天的报应降临在这种儿女的身上。

康华尔

你再也不会见到那样一天。来,按住这椅子。我要把你这一双眼睛放在我的脚底下践踏。

葛罗斯特

谁要是希望他自己平安活到老年的,帮帮我吧!啊,好惨!天啊!(葛罗斯特一眼被挖出。)

里根

还有那一颗眼珠也去掉了吧,免得它嘲笑没有眼珠的一面。

康华尔

要是你看见什么报应——

仆甲

住手,殿下;我从小为您效劳,但是只有我现在叫您住手这件事才算是最好的效劳。

里根

怎么,你这狗东西!

仆甲

要是你的腮上长起了胡子,我现在也要把它扯下来。

康华尔

混账奴才,你反了吗?(拔剑。)

仆甲

好,那么来,我们拚一个你死我活。(拔剑。二人决斗。康华尔受伤。)

里根

把你的剑给我。一个奴才也会撒野到这等地步!(取剑自后刺仆甲。)

仆甲

啊!我死了。大人,您还剩着一只眼睛,看见他受到一点小小的报应。啊!(死。)

康华尔

哼,看他再瞧得见一些什么报应!出来,可恶的浆块!现在你还会发光吗?(葛罗斯特另一眼被挖出。)

葛罗斯特

一切都是黑暗和痛苦。我的儿子爱德蒙呢?爱德蒙,燃起你天性中的怒火,替我报复这一场暗无天日的暴行吧!

里根

哼,万恶的奸贼!你在呼唤一个憎恨你的人;你对我们反叛的阴谋,就是他出首告发的,他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决不会对你发一点怜悯。

葛罗斯特

啊,我是个蠢才!那么爱德伽是冤枉的了。仁慈的神明啊,赦免我的错误,保佑他有福吧!

里根

把他推出门外,让他一路摸索到多佛去。(一仆率葛罗斯特下)怎么,殿下?您的脸色怎么变啦?

康华尔

我受了伤啦。跟我来,夫人。把那瞎眼的奸贼撵出去;把这奴才丢在粪堆里。里根,我的血尽在流着;这真是无妄之灾。用你的胳臂搀着我。(里根扶康华尔同下。)

仆乙

要是这家伙会有好收场,我什么坏事都可以去做了。

仆丙

要是她会寿终正寝,所有的女人都要变成恶鬼了。

仆乙

让我们跟在那老伯爵的后面,叫那疯丐把他领到他所要去的地方;反正那个游荡的疯子什么地方都去。

仆丙

你先去吧;我还要去拿些麻布和蛋白来,替他贴在他的流血的脸上。但愿上天保佑他!(各下。)

打赏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