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红楼梦  文学  历史  佛教 
 
楼主 | 收藏 | 举报 2017-03-30 13:18   浏览:154   回复:0

中华古籍遗珍——《辨非集》


宋版佛教文献《辨非集》就是当之无愧的中华古籍遗珍。

《辨非集》一卷,是南宋高僧善熹(1148—1204,宋版作“喜”)的一部极具特色的护法弘教之作,“非”乃批判之意。善熹是南宋“华严四大家”之一师会的弟子,曾住持多座浙西名寺,为江南华严宗名僧。

《辨非集》在思想史上的价值毋庸置疑。

善熹在此书中对解空法师(1092—1182)《金刚通论》《金刚事苑》二书进行了批驳,以维护华严宗第五祖圭峰宗密“禅教并用”的思想,反映出两宋时期佛教内部华严宗与天台宗的争辩,其辩词有理有据,出古入今,体现了丰富的学识,展现了佛教传播进程中的教义之争,于佛教史乃至中古时期中国文化思想史研究均有其意义。

再看其珍贵的文献价值。

作为一部批判辩驳性著作,《辨非集》的体例是先录入一段解空《金刚通论》或《金刚事苑》中的文字,然后以“非曰”开头进行批判和驳斥,如此使得这两部早已亡佚的佛教著作保存了梗概。

此集还可见中国文献对高丽国避讳字的记载。善熹在驳斥《金刚事苑》对《金刚经》中“即”“则”两字交杂运用的解释时说:

近有莲社净乐居士张承宣跋云:“‘即’‘则’二字者,谨按高丽大安六年,以彼国之祖名稷,故凡经史之字,悉易‘即’为‘则’,避嫌也。至寿昌元年,诏刊此经于大兴王寺,从沙门则瑜、德诜之请,仍还本文。或传至中国,至有互写。”然人有所问,知与不知,宜当实对,何苦肆为穿凿!

善熹引张承宣之言,高丽大安六年(1090),当是高丽宣宗王运在位期间,因其祖名中有“稷”字,当避讳,“即”又与“稷”同音,故一并在避讳之列,因而经史等典籍中的“即”字都改成了“则”字,直到寿昌元年(1095),宣宗去世后的第二年才改回去。经专家考证,“这是中国文献中关于高丽国避讳字的最早记载,详细说明了‘即’字在高丽需避讳的时间、范围、方式,极具历史文献及语言文字学价值”。

这段文字末尾还说可能是这些高丽版的典籍又传回中国,为国人所参考,才导致了现在《金刚经》中“即”“则”两字交杂运用的情况出现。这反映出高丽与中国之间佛教文化交流、典籍流通的状况。

又看其突出的版本价值。

中国书店据以影印的《辨非集》南宋底本,在我国久已失传,但其在日本流传有序。最早的记录是藏于日本名刹高山寺。该寺修成于宋淳祐十年(1250)前的书目《高山寺圣教目录》著录了《辨非集》:“第十九甲:弁非集一卷”,与今日所见该书卷端所钤“高山寺”朱文印、背面墨书“十九箱”“甲”相吻合。明治维新时期,该书流入日本私人藏家之手,为著名佛学家岛田蕃根收藏,卷端“吐佛”朱印即为其藏章。之后,落入汉学家、藏书家寺田望南之手,最后由佛教文物收藏家松田福一郎收藏,载入其私家书目《不空庵常住古钞旧椠录》。如此流传有序的宋版书实属可贵。二十世纪初,日本学者据所摄照片,将之整理收入《卍续藏经》,成为该书宋代以来最早的整理本。二十年代,中国商务印书馆曾据续藏经本影印。近年来,该书回流国内。


今所见宋版《辨非集》为经折装,作为我国汉文大藏经之外的单刻经,其纸张、版式及刊刻风格与宋代大藏经均不同,虽历经八百多年,它仍“首尾俱全,纸质坚韧,刊刻精湛,墨似点漆,触手如新”。本次中国书店出版社据该宋刻本为底本,原色原大影印出版《辨非集》,展示古籍特有的风貌,供广大读者欣赏、珍藏与研究。

《辨非集》(一函一册)

书号:ISBN 978-7-5149-1305-7

出版日期:2015年10月

定价:880.00元

 
网站首页 | 打赏 | 学院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吉ICP备1400391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