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心灵的分界线

上个礼拜三,我跟同桌石晋豪由于一点小事闹翻了,我俩见了面谁也不理谁。这不,我还在课桌上用铅笔画了条分界线哩!

瞧,眼下石晋豪正跟后面的杨知凡比口才。我则憎恶地看着他即将跨越分界线的手臂,心想:“只要你一跨越,就有你好看的。”想到这儿,我不禁“嘿嘿”偷乐!忽然,我的眼光落在石晋豪那洁白的衬衫上,“嗯,白衬衫配黑墨水……”想着,我就从铅笔袋里拿出黑水彩笔,在分界线上描了又描。

“你一跨越,就完了!”我正暗自自得,忽然一不小心,将桌上自己的铅笔碰掉落在了地上,尖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尖的笔尖摔成了两截。“啊!”我差点叫出声来,下节是英语课要写讲堂功课必须用铅笔的,我又没带铅笔刀,这该怎么办啊?向石晋豪借,不可!我们已经成为“冤家”了,向他借不就即是向他垂头了吗?唉,我颦眉匆匆额地坐在座位上。

“喏!”一只拿着铅笔刀的手伸了过来,我一看这不是石晋豪吗?他没留意到桌上那道水彩笔油吗?他……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我从桌下拿出一张面纸,把分界线连同桌上的水彩字迹都擦得干清清洁。骤然间,我感觉这不仅仅是擦去了桌上的分界线,也擦去了我们心灵上的分界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